免费注册

重新书写音乐的组织和色彩:Mola Mola Tambaqui DAC

作者:戴天楷 图:蔡承融 阅读数:605 发布日期:2021-06-18

摘 要:从大学时代开始接触,咖啡一喝就喝了 20 几年。

showimage (10).jpg


从大学时代开始接触,咖啡一喝就喝了 20 几年。除了义式机,塞风、摩卡、法压、手冲这些常见的方法都玩了,家里一整柜子的器具,磨豆机也有好几台,手摇的、电动的、锥刀的、平刀的。我喜欢手动操作的感觉,比起为了快速、大量产出而生的电动咖啡机,我觉得手制的咖啡风味更为独特,每一杯都可以不一样,每一杯都是独特的存在。

不过,有一件事,我考虑了好多年,即便身边好些喝咖啡的朋友都在劝进,多年来始终不碰的,就是烘豆。那些玩烘豆的朋友,一再说:你都喝这么久了,该玩的都玩了,就差这一步。有人甚至说:当你开始烘豆,你才真正认识咖啡。

这些话确实有道理。对一个爱喝咖啡的人来说,能自己掌握的环节越多,所制作出来的咖啡,越是具有与众不同的意义。这种独特性的风味,是咖啡品饮者所致力追求的。

音响其实跟咖啡很像。越是 Hi End 音响,原厂越是想要掌握一切,他们总是试图在说服消费者:我们留意每个环节,在各个部分都有我们自己的观点。在今天这个数位串流大行其道的年代,DAC —数位模拟转换器—是音响系统中不可或缺的一环。然而,市面上大多数的 DAC,都是使用芯片厂所提供之现成的 IC 芯片。音响厂商可以设计严谨的电源供应,可以在模拟线路上展现其独到见解,但是,最关键的 DAC 部分呢?


showimage (11).jpg

 

当今市场上知名的 DAC 芯片厂,不外乎 Burr Brown、ESS、AKM 旭化成,我们见到的译码器,里头多半用的是来自这三家芯片厂的 DAC 芯片。使用市售的 DAC 芯片没有不好,IC 芯片其实就是一组完整的线路架构,只是经过了微型化,使之可被大量复制。随着半导体技术的进步,芯片越来越小,性能却越来越强大。对音响厂商来说,足以影响声音,好注入自身美学观点的途径很多,他们大可利用电源供应、模拟放大、I/V 转换来达到目的,再加上还有升频演算、SRC、数位滤波等数位处理,即使 DAC 这一部分,留给 IC 来完成,照样可以烹调出仅此一家的美食。

这跟我不踏入烘豆领域,谨守后端冲煮技艺的观点类似。我四处寻觅咖啡豆,鉴赏不同烘豆师的手艺,其实也是乐趣。我也结识了愿意小批次客制烘豆的老师,虽然不是自己烘的,却是照我的喜好烘出来的,其意虽不中,亦不远矣。透过人为冲煮,同样一支豆子,手冲作出一杯咖啡,可以透过控制研磨、水温、注水、粉水比、萃取时间等要素,经由手冲的技法和器具来达到目的,冲煮出风味各不相同的咖啡。甚至我可以按心情,混合不同的豆子,作一杯自己的特调。


showimage (12).jpg

 

我们都有经验:虽然两部译码器用上一样的 DAC 芯片,他们的声音表现却是不同。影响声音的因素很多,厂商尽管做自己更擅长的事就好。他们依然可以创造出让人喜爱甚至惊奇的产品来。自己不烘豆,不代表喝不到好咖啡。

可是,另有些人不这么以为。那些自己烘豆的,他们一手掌握烘焙过程的时间和温度,自行定义每一个阶段与时点。就象是音响厂商不用现成市售 DAC 芯片,而是自己设计线路,自己撰写算法。市场上不采用现成 DAC 芯片的厂商,若不是采用 FPGA 芯片,搭载自家撰写的算法,就是以 R2R ladder DAC 阶梯电阻式的架构。凡是采用后两者的厂商,他们的译码器产品无不有名。但整体来讲,不管你用不用市售芯片,走的不外乎就是 Delta-Sigma 和 R2R Ladder DAC 两条路子,各厂再辅以自家的升频演算技术,就构成了看似百家争鸣的天下态势。

有一台 DAC 很不一样,它既不用现有的 IC 芯片,走的路子也不同于 Delta-Sigma 和 R2R Ladder DAC,它另辟蹊径,却缔造了极有魅力的声音。它就是 Mola Mola 的 Tambaqui DAC。

独家DAC架构,既非ΔΣ,亦非R2R

Tambaqui DAC 怎么做呢?首先,它就跟很多厂家一样,先将输入的数位讯号做升频。Tambaqui 透过自家的算法,将数位讯号先升频取样至 32 bit / 3.125 MHz 的规格,不仅具有市面上顶规级别的位元深度,取样率更是来到 3.125MHz 之多。我不清楚这个数字怎么来的,但是这比 DSD 64 的 2.8MHz 还要高,是 CD 规格取样率 44.1kHz 的 70 倍到 71 倍之多。

然后呢?有趣的来了,Mola Mola 让 Tambaqui DAC 把升频后的 PCM 数位讯号转换成 PWM 格式。PCM 是「脉冲编码调变」(Pulse-code modulation),将模拟讯号的强度,以同样的间距分成若干段(根据取样频率),再以二进制的数位记号加以量化记录,那是一个正弦波形状的取样记录。至于 PWM 则是「脉冲宽度调变」(Pulse-width modulation),同样是将模拟讯号进行数字化,却是透过脉冲的宽度来记录模拟讯号的强度,这是一个疏密波的记录形式。


showimage (13).jpg

 

再来呢?Mola Mola 设计了一组由离散元件构成的 32 级(32-stage)的 FIR DAC,再加上一组单级四阶(single-stage 4th order )的滤波器作I/V转换,将 PWM 讯号转换成模拟讯号。如此一来,便可实现高达 130dB 的讯噪比,换言之,就是 130dB 的动态范围。这样的表现,几乎是 24bit 的数位音讯讯噪比的极限,更几乎达到 DSD 256 档案的水平。此时,即便以全幅讯号(full-scale signal)输出,失真也能被控制在噪底(noise floor)之下。原厂在规格上怎么标的呢?他们说 Tambaqui 的 THD 和 IMD 失真值「not measurable」,意思是「低不可测」;若真要给个数字,大概是 -140dB。这些原厂的叙述,基本上就是在告诉你:Tambaqui DAC 成功解决了噪讯和失真的问题。

Mola Mola 的 Tambaqui DAC,不用市售的 DAC 芯片译码,数位模拟转换的路径也摒弃了传统上 Delta-Sigma 和 R2R Ladder DAC 的方法,他们开创出来的 FIR 滤波处理 PWM 讯号的途径,避免了 Delta-Sigma 和 R2R Ladder DAC 各自的问题,更带来了让人耳目一新且印象深刻的听感。规格上亦可来到 PCM 32bit/ 384kHz 和 DSD256,对得起它的身价,也对得起 Mola Mola 之名。

小巧精致,界面丰富

Tambaqui DAC 小小一台,外观与 Mola Mola 的扩大机造型一致,作为宽度仅有 20 公分的半尺寸机种,摆在音响架上看起来小巧精致。说到精致,它确实质感不俗。以曼波鱼为名,Mola Mola 的器材有着 CNC 切出的波浪状机身,虽然看起来四四方方,有稜有角,却带着柔软的弧形线条,刚中带柔,刚柔并济。前面板上什么字也没有,当中一个圆形显示屏,左右各两颗小圆按键,按键上方设有一个 LED 灯号。Mola Mola 的器材,有着一贯的简约美感。

Tambaqui 的输入界面丰富,我们数一下:它有传统的同轴、光纤、AES/EBU 各一组,供你连接 CD 转盘等讯源。它还备有一组 HDMI 界面的 I2S 输入,若有相对应的讯源,I2S 是比 S/PDIF 和 AES 更理想的传输路径。此外,还有一组 USB type B,可供连接计算机或音乐服务器,作数位串流播放。更直接的串流路径,当然就是走网络;Tambaqui 有一组 RJ45 的乙太网络输入,随插即用,非常方便,而且支援 Roon Ready。这么高级的 Hi End 器材,也有亲民的地方,你可以在手机的蓝牙功能里找到它,经过配对,可以简单地用手机当讯源,让 Tambaqui 来为你服务。


showimage (14).jpg

 

在模拟输出方面,它没有单端输出,Mola Mola 只给了一组 XLR 平衡输出,透过内建的数位音控,Tambaqui可以身兼数位前级,直入 Kaluga 单声道后级。原厂建议用家,如果纯粹进行数位聆听,无需连接其他模拟讯源,以 Tambaqui 搭 Kaluga 是最理想且简单的系统,而且花费更少。

它还顾到了耳机使用的需求。背后有一组 4 pin XLR 平衡耳机输出,以及一组 6.3mm 的单端输出。耳机输出安置在后方,使用上确实不够直觉,但是,看看那漂亮的机身,你怎会舍得为了使用方便而破坏整体的美观呢?这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 DAC 耳扩,这可是 Mola Mola Tambaqui 啊!

手机App遥控,一手掌握设定

Mola Mola 为自家器材设计了漂亮的、有弧线的遥控器Premium Remote,外观与自家器材颇为一致,侧面看去,就像一条鱼。不过,代理商没有送来,箱内只附了一只Apple TV的遥控器,遥控代码相同,故可共享。但我更喜欢没有遥控器。Mola Mola 提供了遥控 App,手机下载后经蓝牙配对,即可使用。你可以在 App 上控制音量、左右平衡、选择输入、韧体更新,还可调节面板灯号亮度,并调整输出电压。


showimage (15).jpg

 

是的,Tambaqui 的输出电压可调。你可以在 App 里找到输出电压一项,它有三段可调:6V、2V、0.6V。出厂的预设是 6V,他们为了让Tambaqui可以适应于一些输入 6V 讯号会承受不住而失真的前级,设计了较低电压的输出,2V 输出大约降低了 10dB 的音量,0.6V 大约降低了 20dB。如果当你没有经过前级,而让 Tambaqui 直入后级时,为免不小心音量开的太大,设定成较低的输出电压,可以确保不生憾事。


showimage (16).jpg

 

声音细致秀雅,解析力和活生感一流

我在 U-Audio 的试听室,以 EAR Yoshino 的 868 前级搭 509 单声道后级,音箱则是 Wilson Audio 的 Alexia 2,以 Roon 播放 Tidal 上的音乐,串流路径并用上了 Ansuz的PowerSwitch D.TC Supreme。精巧的 Tambaqui DAC 依偎在 Alexia 2 身边,表现却是全面的,一点不显小,表现音乐时,让人见树又见林。

1624002634115789.jpgMola Mola Tambaqui 的声音细致秀雅,细节丰富,解析力卓绝,活生感极佳。在播放室内乐时,很能彰显它在这方面的长处。例如圣桑为室内乐创作的动物狂欢节,比起一般常见的奏鸣曲或三重奏、四重奏有着更丰富多样的配器。不仅有弦乐五部,更有木管、钢琴和打击乐,Tambaqui在播放这首曲子时,充分展现了它纯净的音质和清丽的音色,更由于紧致的形体,勾勒出更清楚的轮廓以及定位感。例如在「序曲和狮王进行曲」里,那些弦乐和钢琴上行再下行的乐句,模仿狮子的吼声,听起来声声清楚。Tambaqui 过人的解析力,在乐曲一开始就展露无遗。

在「公鸡和母鸡」里碎念不止的单簧管主奏是为母鸡,而公鸡则是钢琴在高音键堆积出来的咄咄逼人。听那一来一往,简单的旋律,短小的音符连串堆起一段公鸡和母鸡之间的拌嘴。同样精彩的钢琴亦可见于「野驴」当中奔驰的节奏,而「钢琴家」里头那刚健硬派的琴音,又是一番风味。Tambaqui 的声线清晰,声音坚实,表现起钢琴,又特别凸显了琴音的尾韵所荡起的光彩。这种氛围,可见于「水族馆」一曲,而最末了的钢片琴,在 Tambaqui 的描绘下,显得格外清秀亮丽,灵气逼人。同样的打击乐,见于「化石」,那木琴敲出的音符听来扎实,又带着几许木质的温润。Tambaqui 不走温暖饱满的路子,却是一派灵秀清丽的姿态。表现这首动物狂欢节里诸多小曲,更凸显了乐曲的精致美感。

旋律线条之外,还听见更多


showimage (18).jpg听马友友与 Kathryn Stott 合作的 Songs of Comfort & Hope 专辑,这张专辑发行在 2020 年疫情当道之时,马友友意图透过音乐来抚慰受伤的人心。我尤其喜爱其中「Shenandoah」这首美国民谣,歌曲描述了当年中西部开拓路上的艰辛。经过重新编曲后,仅余大提琴和钢琴,开头是钢琴以稳定的单音弹奏,随后大提琴以拨奏暗示出主题旋律。接着将单音发展成和弦,大提琴改成拉奏,演奏出更完整的旋律与和声。Tambaqui 描绘出的声线干净清楚,琴音坚实,颗粒饱满。但Tambaqui的饱满,不是厚实的,而是依然保有鲜活样态的,是穠纤合度的,那个「饱」和「满」,是质地上的感受。

大提琴的声韵更是美不胜收,我在前面的动物狂欢节没有特别写「天鹅」,因为我要把大提琴的美留到这里讲。Tambaqui 表现出的大提琴,不只有鼻音般的琴腔共鸣,更带有清楚的声线。那美感,亦可在「Goin’ Home」一曲里得见。这是改编自德弗札克第九号交响曲第二乐章的曲子,马友友灌注了丰富的情绪在每一个音符和乐句的转折里。Kathryn Stott 的钢琴赋予了画龙点睛的妙用,把音乐的情绪提炼的更鲜活。Tambaqui 把音乐家所塑造的音符,内在更丰富的层面,毫不保留地呈现出来。

我很难告诉你,这就是 Tambaqui 所谓非 Delta-Sigma、亦非 R2R Ladder 的译码途径所带来的效果。但是,那份活生,那份透明,那份干净,那份写实,那份纯净,却是独特而美好,极其吸引人的。它的声音,更有一份直接感,可是,却又保有高度的细腻。它的直来直往,跟我记忆中的经验都不一样。

起伏从容的动态反应,尽显乐团弦乐的美感


showimage (19).jpg在聆听室内乐时,我着重的是 Tambaqui 如何能呈现声音细致的美感,但到了大编制乐曲时,我更希望听见的是壮阔的、澎湃的音响。特别是当我放到马勒的时候。我放上 Michael Tilson Thomas 指挥旧金山交响的马勒第五号交响曲,第一乐章还没听完,我几次起身,怎么着?不对,这样的马勒不对。马勒怎能如此秀气?Mola Mola 宣称 Tambaqui 的讯噪比达 130dB,也就是说它的动态范围可达 130dB。当然,我实际上听不了那么宽广的声音动态,但是这个数据指出 Mola Mola Tmabaqui 绝对能够展现音乐中的庞大动态。此时的马勒,不太像我认识的马勒。我拿起手机,点开 App。查到现在的 Tambaqui 输出电压设定在 2V 的位置,我把它切到 6V。

EAR Yoshino 868 吃 6V 讯号没有问题。我重做设定之后,从头再放一次,这个马勒,我认识。原厂说,输出电压从 2V 切到 6V,可以增加 10dB 的音量。但我听见的,不只是音量的提高,连声音的厚度和饱满度,也跟着进步。

马勒罕见地在第一乐章就安排了葬礼进行曲,开头的小号奏出三短一长的动机,音乐从布满着哀伤情绪起始。但马勒随即就把这动机扩大发展成为第一主题强壮的合奏。之后更是带着粗犷又激烈的热情放声吶喊。至于如暴风雨般激烈的第二乐章,乐章一开头就充满摄人的力量。一阵狂风暴雨之后,音乐突然归于平静。大提琴幽幽地唱着送葬的曲调,彷彿回首第一乐章的往事,这时,Tambaqui 呈现出弦乐高贵又充满光彩的美感,质地致密,齐奏时又显绵密,厚实却不臃肿,层次依然清明。

动态,是我们听马勒时,所必须注意的。那在最弱与最强之间的强烈对比,能把人从地上带往天上,又从天堂坠落地狱。我把试听室的冷气也关掉,享受着 Tambaqui 带来那完整的音乐动态,那天宽地阔的豪情,与前面听室内乐时的精致柔美、鲜活灵动的气质,又是两样。Tambaqui 仍是 Tambaqui,在不同输出电压的设定下,可以带来声音全面性的改变。

鲜活立体的人声,传递着丰富情感


showimage (20).jpg不过,动态又岂止听交响乐才需要呢?人声演唱,最引人入胜的地方也就在于动态,歌唱者能怎么运用身体的共鸣、力量的控制,再加上唱腔和分句的诠释,那才是真正歌唱迷人的地方。例如舒伯特的艺术歌曲魔王。我举两个例子来说明。一个是标准的独唱家与钢琴的配置,由男中音 Dietrich Fischer-Dieskau 演唱、Gerald Moore 钢琴伴奏。这个版本是经典中的经典,经典在于 Fischer-Dieskau 多变的唱腔,一人分饰四角:旁白、魔王、男孩、父亲,各有各的表情和样貌。魔王充满魅惑的声调,先是柔声诱拐,后是厉色威吓,男孩在惊惧之时的呼喊,这些一来一往间的对比,就是动态。Tambaqui 把落差和对比拉开,以鲜活又立体,宛若雕刻般的形体矗立于前。Moore 的钢琴独奏亦是精彩,那奔流的马蹄声,加上呼啸而过的夜风,那些颗粒坚实又利落的音符,一路奔走而过,提供了歌唱家演示诗剧时流动的场景。


showimage (21).jpg至于次女高音 Anne Sofie von Otter 的版本,钢琴换成了欧洲室内乐团,由 Claudio Abbado 指挥。乐团演示的马儿奔走不若钢琴活生,但小提琴部的震音,使四围的空气更加诡谲可怖。厚重的低音弦乐涌现,赋予了乐曲十足的重量,Tambaqui 的弦乐既有密度,又有实体感,让人一听便喜。Otter 的歌唱细节丰富,那些德语发音和咬字的细节,听得清清楚楚;到底,讯息量和透明度,都是 Tambaqui 所长的。Otter 唱到后段,魔王的恫吓与男孩的惊恐,连同旁白的情绪也跟着激昂起来。当歌唱的动态出来了,音乐的情绪就丰富了。




在歌唱的力劲变化中,感受活生的现场感


showimage (22).jpg不只古典音乐如此,这样的特质,表现起流行音乐,也同样精彩。例如来自丹麦才女歌手 Eivor 的 Live 专辑,当中的英文歌曲「Where Are the Angels」,虽然配置简单,就是 Eivor 和吉他,但 Eivor 多变的唱腔,配上吉他丰富的共鸣声,听起来韵味十足。Tambaqui 清秀的质地与亮丽的色调,好像是高对比、高亮度的电视,呈现出色彩艳丽又极富立体感的画面。Eivor 的歌唱声线清晰,形体清楚;吉他的质感出众,结束时观众的欢呼,把一种充满现场的氛围带了出来。是的,Tambaqui 的声音就是这样,活生感一流。

听「Natureboy」,吉他以清秀的琴音配合着 Eivor 的歌唱,一点不抢戏,却把氛围铺陈得如此之好。电吉他透过音箱放大的琴音与空心吉他不同,却同样可以营造出迷离的气氛。Eivor 在歌曲中段以后,唱出长段的高音,甚至以海豚音演唱,那真是精彩啊!当她反复再唱第二段时,拔起的歌唱,吐出的强悍力道,那是 Eivor 歌唱时在多变唱腔以外最吸引人的地方,那就是她歌唱时的力量运用,在强弱之间拉出的张力。脍炙人口的「Summertime」在她唱来,却是全新的风貌,她纳入了更多即兴的元素。听她运用鼻腔和头腔共鸣拉出高音,与中音萨克斯风对话,真是美极了。歌曲后段,当她卖力唱出「Summertime and the livin’ is easy」时,那吐出的力道,足以把人的灵魂抽离躯体。Voodoo,那真是 voodoo,只是,这是来自 Eivor 的,还是 Tambaqui 的?

重新书写音乐的组织和色彩


showimage (23).jpg听「一个巨星的诞生」电影原声带,Tambaqui 把 Lady Gaga 和 Bradley Cooper 在这部戏里的演唱与对话各个桥段,重现了出来。那些穿插的剧情结合歌曲,一路听下来,象是把电影重新看过一遍。一开始的「Black Eyes」一曲,就宣告了 Bradley Cooper 毫无疑问地是个被演戏耽误的歌手。他操着带有摇滚歌手的颓废感的唱腔,在强壮饱满的伴奏下,交织起一片壮硕有力的音响。听那些乐器,Tambaqui 总能把那些繁复的音乐,解离的清楚明白。至于 Lady Gaga 的歌声,在她重新诠释的「La vie en rose」这首法国香颂里,以一种雄浑有力的美国精神,唱出这属于女主角 Ally 自己的玫瑰人生。听她歌唱的力量,那中气十足又饱满坚毅的歌声,具有十足的穿透力。最末了她在短暂停顿后拔起唱出的「...en rose」,唉呀,Tambaqui 把这些精彩说得更精彩了。

精彩的鼓声又可见于「Out of Time」和「Alibi」两曲,前曲先是连串的鼓棒敲击,清脆爽朗的击打声中,吉他开始唱说自己的事,沈重的大鼓加入,音乐的重量和厚度渐趋完整。「Alibi」中强壮饱满的鼓声伴着张扬的电吉他开场,随后以重击的鼓声伴着 Jack 沧桑又富有磁性的歌声出来,扭大音量来听,好棒!Tambaqui 把这些音乐里的组织与色彩,用一种鲜明又活生的手法重新书写。它在重播这个原声带时,给的不只是声音,更有画面。

原来,自己烘豆,是件如此美好的事

作为音响媒体工作者,在评写器材时,我不喜欢根据硬件、线路来告诉你产品的价值。音响器材存在的目的,是为了重播音乐,而不是实现电路的可能性,或者成为承载精品元件的花车。音响器材的意义,在于它重播音乐时所带给人的感动与乐趣。当你在聆听时,接受到更丰富、更深层的讯息,触及了你里面的人,敲扣着你的心扉,牵引出你的情绪。这时,你才懂得,什么是:音乐使人满足。音响的价值,只能体现在音乐之上。

Tambaqui 在重播音乐的表现上,超过了我的预期。它优美的身段,不只显于外观,更在于声音。它独特的架构,不是为了与他厂产品争辩,而是为了挖掘更多音乐的内容,追寻音响是为音乐而生的本质。

原来,自己烘豆,是件如此美好的事。


showimage (24).jpg

 

器材规格

型式:数位模拟转换器
数位输入:同轴x1;光纤x1;USB type B x1;AES/EBU x1;I2S (
HDMI) x1;RJ45乙太网络x1;Bluetooth (SBC, AAC, APTX, LDAC)模拟输出:XLR x1
耳机输出:4 pin XLR x1;6.3mm x1
频率响应:up to 80kHz
支援取样率:最高 32bit / 384kHz PCM,4 倍 DSD
讯噪比:130dB
THD:无法量测(估计 -140 dB)
尺寸:200 x 110 x 320 mm(WxHxD)
重量:5.2kg
售价:42万元
进口总代理:博韵音响
电话:(02) 2838-6199
地址:台北市士林区忠诚路二段26号1楼
网址: 
https://resound-audio.com/


推荐商家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