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Leema Acoustics创始人Lee Taylor专访

作者:清澈模拟 阅读数:517 发布日期:2021-01-15

摘 要:Lee Taylor, Leema Acoustics职位:创始人




Lee Taylor, Leema Acoustics

职位:创始人


Lee Taylor是Leema Acoustics的创始人、首席设计师,也是Leema中“Lee”的来源。Lee获得过BAFTA奖,在音乐和音频领域有着令人惊叹的职业生涯,在BBC从事过最有价值的音频教育和音响工程工作之后,Lee继续从事BBC最受欢迎的电视节目的制作,包括 《Casualty》、 《Blue Peter》和《Panorama》 。

 

Lee于1998年与BBC资深工程师Mallory Nicholls共同创立了Leema Acoustics,以进一步钻研他们对声音再现的狂热兴趣。公司从音箱开始起步,发展到电子产品,在威尔士工厂手工制造一切。甚至其印刷电路板(PCB)都是在威尔士制造的。

 

你理想的办公时间是什么?为什么?

 

640.webp (1).jpg


你的问题使我意识到,我从未在办公室工作过,从来没有!即使是现在,我还是在Welshpool的Leema Acoustics工厂的办公桌/工作台上工作,而不是在一个白色的小隔间。下班后,我喜欢在海边散步,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我现在住在威尔士的一个海滨小镇。


 640.webp (2).jpg


我的家人,三个女儿和妻子(顺便说一句,她坚持要我叫她“老婆”,如果我说“伙伴”或“太太”,我会被被她扔东西,这很奇怪,因为对我来说她有很多个称呼。)我们住在Carcassonne附近的一栋古老漂亮的法国联排别墅中。当天空变黑,开始雷雨交加时,我们所有人都站在被雨淋湿的阳台上,看着免费的灯光秀照亮着我们周围遥远的群山。这样做真的很疯狂,但景色非常迷人,我们这样子站了大约有两个小时。

 

从那时起对我来说,最理想的一天是在经历雷雨交加断电断通讯的天气后,沿着海岸漫步一个下午。然后来上一大杯苏格兰威士忌,点上蜡烛看看书。对于在技术主导行业工作的人来说,可以不借助任何东西生活对我来说是一种幸福。我的女儿们仍记得Carcassonne的风暴对家里而言是最激动的时刻,这让她们在家里兴奋得又叫又跳,真是疯狂。

 

640.webp (3).jpg


你参加过最好的演出是哪场,为什么?

 

我认为任何一场演出都称不上:我去过数百场,也玩过很多场。但我可以说出一些比较印象深刻的:在1970年代初温布利体育馆举办演出的Alice Cooper。纯粹的演出,他当时的表现称得上是巅峰。

 

还有Alex Harvey1975年在哈默史密斯剧场的演出,就在我离开学校的那一周! 1983年,Melle Mel领衔的Grandmaster Flash和Furious 5在哈默史密斯宫演出 –当粉丝开始往天花板上射击时,我不得不离开。

 

2012/13年度Rhianna的LOUD巡演来到了O2体育馆;那是完全不同的安排,还有摇滚乐队的助阵,非常棒。另外也我去过最吵闹的演出,显然我是观众中年龄最大的人。

 

2017年John Mayer在O2体育馆演出,全程让我感到愉快。很高兴他放弃了对自我/内省的痴迷。

 

1980年左右Tito Puente和Arturo Sandoval、Ronnie Scott的演出,散发着幸福和阳光的味道。

 

1980年代初的布拉克内尔爵士音乐节上的Gil Scott Heron太酷了!2012年伯明翰理光体育馆的Rammstein,演出非常火爆。1980年代早期温布利体育馆的Earth Wind and Fire,从头到尾表现堪称完美。贝斯手Verdine White在演奏时,仅凭一根钢线吊着飞遍整个温布利体育馆,然后像EWF母舰降落一样落在舞台上。

 

1990年代后期Mahler在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演出,令人伤感。

 

有你本来希望见到但却从来没有机会的艺术家吗?

 

640.webp (4).jpg


Sister Rosetta Tharpe,玩电子摇滚乐的,布鲁斯音乐和摇滚音乐都是从她开始的。表现令人惊叹。她称得上是最伟大的吉他手,洪亮的声音,美妙的福音音乐,都出自这位穿着花卉印花连衣裙、皮大衣和高跟鞋的女士!

 

有史以来最棒的前五首歌曲,它们对你的意义以及原因。

 

Moving Waves专辑 《Focus》 。吉他独奏第二面(那时只有黑胶)。Jan Ackerman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吉他手之一,让我买了我的第一把电吉他,Les Paul的翻录版很糟糕。从那以后我就弹吉他了。实际上,我的妻子刚给我买了另一把吉他作为生日礼物。

 

Steve Vai的《Passion and Warfare》。作为表现出色的吉他手,我听过这张专辑,只是想:“要是再听下去我就要开枪了。”他的表现当时真是令人惊叹。

 

Martin Taylor的一切音乐。作为英国爵士吉他手,他的天赋令人难以置信:他可以毫不费力同时演奏三部分的旋律。

 

Christophe Godin的《Metal Cartoon》和《Morglbe》。这是位疯狂的法国吉他手,曾经当过我的在线老师。他的爵士放克/渐进摇滚版本的《Smoke On The Water》非常出色。

 

所以,我想你可能在这里发现了一些吉他主题?我给你出个难题:Alan Menkin创作的任何迪斯尼歌曲。你需要继续干活的动力吗?只需播放 《Enchanted》 里面的《Happy Working Song》即可。需要振作一下吗?试下来自《Beauty and the Beast》里面的《Be Our Guest》。需要好好哭一场吗?我可以旁若无人地听《Poor Unfortunate Souls》里面的 《Aerial lose her voice to Ursula》,当然我不会掉眼泪。我可以继续听《Pocahontas》的《Colours of the Wind》,这些都是很棒的唱片。

 

你喜欢模拟还是数字,为什么?

 

这是个需要深入探讨的话题。我对HIFI没有“一般的”的看法,因为我大部分工作生涯都是在录音室度过的,这改变了我的观点。

 

我认为你必须将其分解为“录音技术”和“播放技术”,以及数字技术的引入如何影响音频的质量。

 

首先是播放技术。我想说“模拟”是指黑胶,因为大多数家用录音机都不是很好,商用录音带很杂乱。对大多数人来说,在家里放置一个可爱、排列整齐的StuderStuder C37四分之一英寸的设备来运行468不太可能;虽然我曾有一个。银色的Hammerite!我多么怀念它。


 640.webp (5).jpg


黑胶成为首选的播放形式。它制作起来非常便宜,非常有利可图,易于运输,可以装上漂亮的彩色大封面,将你的注意力从糟糕的音乐中转移出来,使人们变得非常富有。但是,到70年代末/ 80年代初,压制质量已经非常糟糕,磁盘的厚度、结像稳定性和清澈度跌入低谷。作为一种格式,它易碎、有噪声、L / R分离差,在极端情况下抓轨不佳,容易弯曲并且我有提到过其很脆!

 

但讽刺的是,唱盘技术在Rega / Linn / Lenco / Garrard唱盘的发展下突飞猛进,该唱盘可以稳定的速度旋转并可以正确跟踪低顺应性的唱头。

 

来说说CD,它没有黑胶的缺点,即使咳嗽也不会刮擦,你可以喝完一瓶酒,然后再起身更换光盘,它具有极佳的声道分离,完美的频率响应/相位 - 线性,测试的数据很完美;我们都很兴奋,但声音听起来有些刺耳而讨厌!这是一直存在的问题。

 

什么问题?好吧,实际上有几方面。首先在早期,大多数CD专辑都是由准备发行黑胶唱片的母带发行的,因此低音被削弱,动态减弱等。从使用CD播放时,其真正的颤栗感显而易见,因此掀起一股“重新发行”的狂热。

 

更重要的是,早期的DAC芯片在许多方面都很差。具体来说,抗混叠滤波器容易出现可怕的响动或振荡,从而在音频频带中产生可听见但与音乐无关的伪像。

 

但就像黑胶唱片一样,最新的CD播放器不会遇到任何这类问题,并且能够发出美妙的声音,就像CD格式再次消失一样。历史令人遗憾地重演,这使我想到:采集(录音)技术。

 

从早期开始就不考虑直接的声学技术(顺便说一下,使用现代播放设备听起来可能很棒),在过去80多年的时间里,大多数录音都是使用磁性媒体进行的:首先是有线录音–我认为这是录制时间最长的技术–从1800年代末到1960年代末,质量不是很好,但是录制时间却很长,超过一个小时!

 

最终,这些磁带被磁带机所取代,磁带机非常昂贵,但质量要好得多,因此被立即用于商业录音。在整个40年代和50年代,磁带的质量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这要归功于欧洲BASF和美国AMPEX的创新,这在很大程度上迎来了HIFI时代。在70年代末至90年代拥有了各种附加功能:DBX / Dolby A / Dolby SR降噪等,但是基本概念都是相同的。

 

因此到了90年代初,我们已经有了基本的录音技术来进行令人叹为观止的录音,但是我们又一次全力以赴,以期获得完美的数字处理。漂亮的24-track机器被抛弃,取而代之的是数字工作站和计算机,因为它们价格便宜,记录完美,并且不需要维护或真正的工程知识。

 

640.webp (6).jpg


同时我们进入了只考虑成本的bean计数器时代。数字技术意味着工作室(和广播公司)可能会因负载减少而裁掉工程师/维护人员,并大大降低了用电量,因此,这个圈子的幸存者被迫进入数字领域。

 

精英们采用了AMS / Fairlight等公司的超贵定制系统,但是大多数商业工作室都采用了Pro Tools(当时的AVID Audio)。

 

这个概念很好,但是Pro Tools推荐的模数转换器(每个人都使用过)绝对令人毛骨悚然:它们具有非常独特的声音特征,从本质上讲,它使一切声音听起来伤感。

 

因此,在80年代中期至90年代中期的一段时间里,出现了一场完美的风暴(有点像Carcassonne那种):录音质量下降了。播放格式受限,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工程师继续前进,成为建筑商,或者就我而言,当了一会家庭煮男。但后来我创办了一家音响公司!

 

当时人们喜欢录制在模拟磁带上的专辑,因为据说它们听起来更好。好了,伙计们,我有个好消息要给你:在录制和发行之间,有一个“母带制作”的过程(我可以为此写很多东西)。

 

许多母带制作工程师采用了很棒的两轨模拟母带,然后将它们加载到Pro Tools中,以对其进行裁剪/调整/排轨/添加间隙/元数据等。更糟糕的是,当时的大多数数字系统的运行频率均为48kHz,由于各种原因,主要是因为它们来自标准视频,因此将最终组装的母版复制到DAT磁带后,要不以48kHz的频率播放,让母带制作厂将其转换为44.1kHz,或者将组装的母版转换回模拟并在DAT设备播放,该设备可以以44.1kHz的本机速度录制(当时没有很多)。遗憾的是,即使是最好的录音也要经过多次转换过程才到达最后阶段。

 

相反,那时的许多专辑(以数字记录)在黑胶唱片上的表现更好,这只是因为模拟过程似乎消除了许多数字化的不适感,而这些不适感通常在非常高的频率下表现很普遍。人们那几乎狂热的口头禅“黑胶唱片是最好的”确实有一定的可信度,但这仅仅是因为唱片是通过劣等媒介过滤的。

 

总的来说,这是没有意义的比较,因为它不是非常好就是非常差,但从黑胶中获得一流的音频通常要比从数字源中获得要昂贵得多,而且现代数字设备和技术的录音质量比模拟好,但有一点比较明确,如果我今天要录制一段音乐,并且可以选择我想要的设备,那它就是1台以每秒30英寸不降低噪音运行的Oteri MTR90 24-track(或2台),80年代的Neve调音台,钢板混响装置,Neumann u87 / AKG HD414 / Beyer M160 / Coles 4038麦克风和ATC监听音箱。这真是天籁之音。

 

640.webp (7).jpg


最后,我只想提出一个简短但重要的观点:尽管我已经讨论了所有这些技术方面的内容,但我想说的是,良好的录音是由训练有素、经验丰富的工程师制作的,他们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而不是只靠技术。多年的经验、对麦克风的了解、正确的定位、工作室的操作等比设备重要得多。在50年代到80年代末经历过BBC培训的音频工程师接受的培训是最好的,能力也是最棒的。无论你们现在在哪里,我都向你们致敬。

 

如果你有机会与一个人一起吃饭(不管是在世还是逝去的),你会选谁,为什么?

 

我的父亲,他喜欢音乐,并花了很多时间建立了一个很棒的系统,从那以后那一直是我的黄金标准。我们使用Quad静电音箱搭配嵌在地板里的Tractrix低音炮。这产生很棒的动态范围和结像。

 

我们住在东伦敦的一所排屋中。我们在邻居中很受欢迎!他是Mensa的成员,但辞职是因为他认为同事都很愚蠢!如果他还活着,他会喜欢我们在Leema的工作,并且可能会参与其中。即使是现在,我有时仍会想到一些可以与他交谈的很棒的想法。

 

你正在选择食物,你会点什么?

 

我当鱼素者已有40年了,渐渐地我发现“鱼”所占的比例正在缩小。奇怪的是,我小时候从来都不喜欢肉的味道。因此我最有可能会选择一道非常好的尼泊尔或古尔卡式的素菜,加上所有的配菜和一瓶印度香槟,如果你没有尝试过的话,必须尝尝。但这会改变你的生活。

 

你喝什么酒?

 

那种泥炭味的苏格兰威士忌真的很讨厌。Laphroag是我的底线。偏爱Caol Ila。我每天都会喝Talisker。

 

你喜欢的书是哪一本,为什么?

 

这又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因为我是一位狂热的读者,已经用坏了两个Kindle!William Horwood的《Skallagrigg》应该是必读的,它回答了很多与残疾有关的问题。由于故事的灵感来自作者自己的女儿,因此故事变得更加凄美。

 

此外还有D.M. Thomas的《The White Hotel》, 本书关于一位大屠杀幸存者向精神病医生讲述她的故事,但故事发展却出其不意,让人印象深刻。

 

列举一部你可以多次观看的电影。

 

《Les Vacances de M,Hulot》,Jacques Tati的表演绝对称得上最佳:这是部没有对话,需要细致观察的黑白喜剧,非常吸引人。那是一位处于黄金时期的法国演员,显然他是后来远不如他刻画深刻(和有趣的)憨豆先生形象的来源。

 

如果你不在HIFI行业工作,你的理想工作是什么?

 

640.webp (8).jpg


我会成为摇滚明星,我曾经非常接近这个梦想!但如果是那样的话,我现在已经死于毒品、酒精和纵欲过度了。


640.webp (9).jpg

 

你的碑文会写什么?

 

我与Andrew Carnegie想的一样:“富有地逝去,是一种耻辱”。他是1800年代后期的亿万富翁,是当时美国的首富,但他在人生最后20年捐出了所有财产。他在纽约建立了卡内基音乐厅,数十座其他民用建筑以及全球3000多个图书馆。遗憾的是,今天很少有超级富翁愿意回馈社会。90%的超级富豪必须回报社会。

 

我个人的话,可能会刻一句“就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