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藏尽音响百年风华:专访古董音响收藏家陈坤志

作者:戴天楷 阅读数:369 发布日期:2020-09-22

摘 要:我要跟各位说一个爱上古董音响的小学老师的故事。

showimage.jpg

我要跟各位说一个爱上古董音响的小学老师的故事。

你若走86快速公路一路向西,终点是一个叫湾里的地方,旧名七鲲鯓,为离岛沙洲,如今已经陆化成地,与台岛相连。其西面临海,东与仁德隔着三爷宫溪,南面则以二仁溪与高雄相望,三面临水,仍具孤离之势。因为这样,湾里发展始终不易。民国60年代起,湾里成为台湾废五金回收重镇。我今天要讲的故事,起点就在这里。

在湾里废五金专区淘宝

「那时候,我没事就去那里逛,看看有什么新鲜好玩的东西。」老者说起往事,望着我的眼睛,好像看见了40年前仍然年轻的自己。他,是陈坤志,是一个退休的小学老师,也是台湾数一数二的古董音响收藏家。

只要谈起音响,陈坤志就显得眉飞色舞,神采奕奕。他不是电子专科,只是小学老师,从年轻起就喜欢音响,直到现在发华视茫,对音响的热情却是与日俱增。


showimage (1).jpg

台南出身的他,自然知道要往哪里寻宝。湾里的废五金专业区,进口商以低价大量进口废五金,这些在当时都是免税,其实,那其中还有许多堪用,甚至实用的电器和机械。「好的都被卖给音响商了。剩下来的不是坏的,就是没人要的。」但那些东西实在便宜,陈坤志好奇:这些东西能有什么价值?于是,他开始做功课,开始研究音响。越研究,他越培养起眼光,每每手上有些现钱,就跑去湾里的废五金厂「拣破烂」。买回来之后,再想办法修复它们。他曾买下一个电影院用的扩大机组,买回来的时候,坏的坏,锈的锈,他不在意,慢慢修,把锈蚀的部分磨掉再重新上漆,最后,真让他修好了,还能工作。

「我有90%的收藏都是从湾里的废五金厂捡回来的。」在别人眼里,那些是废铁,在陈坤志眼里,却都是宝贝。「我还记得,那时一家很大的进口商叫『创立音响』,他们因缘巧合地获得一个美国收藏家的古董音响,后来引进台湾,我就收了好多。」

 

showimage (2).jpg

这台RCA的电影院用扩大机,一共有三组扩大机组,最上面那已经拆掉的是供工作人员监听用的,中间那一组才是供电影院放映之用,下面那一组则是备用机,万一主要机组故障,可以临时顶上去。


因缘际会加入协会,机缘巧合成立博馆

前几年,他加入了一个叫做「海峡视听音响发烧协会」的社团,当时的协会理事长正是在联合大学任教的杨希文教授。杨希文得知陈坤志有丰富的古董音响收藏,恰好适逢联大规划为图书馆用的新校舍落成,有充足的空间可加运用。因此,杨希文就提出邀请,希望藉陈坤志之力,成立音响博物馆。

这样邀请固然立意甚高,但陈坤志又怎么舍得把多年的收藏拿出来呢?陈坤志的心,其实比我们想的都宽都大。众人看陈坤志似乎行动自如,其实他的眼睛有严重弱视。「早年我用眼过度,导致视网膜剥离,视神经萎缩坏死,所以我有大范围视野的视力受到严重损伤。」有多严重呢?「我们现在坐得那么近,但我却看不清楚你的眼睛。」我与他相距仅约半米,虽我见他眼神温和且散发热情,他却看不见我。

因为视力受损,他被迫提早退休,并且自此开始思考:是不是可以把这些收藏捐出去。期间,县政府也与他接洽,表明愿意出资协助。当过老师的陈坤志,最后决定把收藏留给学术单位,于是,音响博物馆在2015年1月17日正式成立,设于联合大学国鼎图书馆五楼。

showimage (3).jpg

陈坤志老师正在解说讯源的演进,讲述美军在大战时,看到德国使用的盘带机,非常惊奇怎么声音那么好,回来研究之后,就让左侧的钢丝录音机走入历史,正式迎接磁带录音的时代。


TAA苏理事长力促北上展出

那这次音响博物馆又怎会参加2020年的TAA音响展呢?「这也是机缘巧合。」陈坤志还没开始讲,就笑了。他说,台湾音响发展协会(TAA)理事长苏节守到对岸交流时,有人告诉他在台湾有一个音响博物馆,又跟他说可以透过「海峡视听音响发烧协会」找到捐赠者陈坤志。苏节守根本没听过这个协会,也没听过什么博物馆,本来他还不当一回事,回台湾一查才知,果有其实。陈坤志及其收藏,引起了苏节守的高度兴趣,他便带同TAA一行人共9位,前往联大音响博物馆参观,并与陈坤志晤面,相见相谈,苏节守相逢恨晚地当场邀请陈坤志,把音响博物馆的馆藏带到2020年的TAA音响展,好为音响展提供非商业性的展出内容,为音响文化与知识传递做出贡献。陈坤志爽快答应,偕同联大的协助,就促成了这次音响展4楼的音响博物馆特展。

 

showimage (4).jpg

这次TAA音响展在四楼的联大音响博物馆,深具教育和文化保存的意义,是本届音响展的一大亮点。


与音响一辈子的爱恋

私底下,陈坤志也是个如假包换的音响爱好者。爱了一辈子音响,听了几十年音乐,自知视力难以回复,他以壮士一去不复还的心志,在视力还行的时候,用上所有对音响的所知,打造出心目中最理想的扩大机—一台每边10多瓦输出的6V6扩大机,搭配Altec A5音响,伴他直到现在。「我眼睛坏了多久,它就陪我多久了。」那是他灌注一生的情爱所酿造出来的结晶。

「这一切,都是机缘巧合。」陈坤志回顾这展览,这博物馆,回顾他收藏古董音响的一生,下了一个「机缘巧合」的结论。但还好有此机缘,还好这般巧合,在台南有这样一个爱音响的陈坤志;还好,美国的收藏家子嗣无意继承这些珍藏,反把它们转卖出去;还好有贸易商承接了这批货引进台湾;还好,这些被陈坤志遇到;还好,有社团和大学愿意协助建立博物馆;也还好,TAA苏理事长得知此君此事,而让这些藏于联大图书馆里的珍藏有机会在台北展出。这一切,都是机缘,都是巧合,却促成了般般美好。

showimage (5).jpg

图右是1940年代的美制电子琴,由Hammond Instrument出品,使用13支6SN7的真空管。左下为1980年代由莹声自制的卡式录音座,型号是Cathay KD-100X,这也是台湾第一台自制、自有品牌的卡式录音机。

 

showimage (6).jpg

扩大机的发展史,大致就是从真空管进展到晶体机,直到今天,两者仍然并存。

 

showimage (7).jpg

收音机象征着20世纪的一个美好时代,承载了很多人的回忆。问起陈老师他最宝贝的珍藏是哪些,他毫不犹豫地说:就是这些古董收音机。

 

showimage (8).jpg

 

showimage (9).jpg

这次规划的展间共有扩大机、音响、收音机、讯源、真空管等专区。这是陈老师所收藏的一些古董音响。

 

showimage (10).jpg

这套JVC的老音响,仍能发声,在展场播放着邓丽君的唱片,声调怀古,与音响展里的那些现代音响风味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