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听见S-Class级的声音:德城 DC-Cable S-320音箱线

作者:戴天楷 图:蔡承融 阅读数:292 发布日期:2021-02-26

摘 要:德城 DC Cable 旗下有各种各样的线材,数十年的经营,早已擦亮了招牌。

showimage (6).jpg


德城 DC Cable 旗下有各种各样的线材,数十年的经营,早已擦亮了招牌。不仅深受音响玩家的喜爱,他们也和许多制造商合作,提供专属的内线。他们有成品线,也有捆装散线,喜欢自己 DIY 的爱好者也能在型录上找到实惠的线材,打造出自己专属的音响用线。他们更与一些音响线材的品牌商合作,提供 OEM 和 ODM 的代工,很可能你买到的其他品牌的线材,其实就是德城代工的。德城的小李(李宗哲)还曾骄傲地跟我说:「你要什么样的声音,我们都做得出来。」掌握了技术,有什么办不到的?

以德城之名,造列里欧之实

收到德城寄来的纸箱,迫不及待地拆开来。是什么呢?真是好奇。去年TAA 音响展时,小李介绍了他们家高阶品牌 Lelio 旗下的 Hestia 单晶银讯号线和 Matrix Cat 8 网络线而已啊,而这两款线编辑部都用过了,试听报告也都刊出来了,还有什么新东西?

打开纸箱,层层气泡袋下是个深蓝色烫金字的盒子。这盒子我见过,德城这几年在小李的积极推动下,做出了许多改变,连包装也都更为精进,让产品整体看来更有质感。盒子里头是一对音箱线,周身全白,搭配德城自家出品的迫紧式音箱端子,以及不感磁的铝合金分线环,看起来美极了。「这音箱线是 DC Cable 还是 Lelio?」虽然外包装盒标的是 DC Cable,我仍要问清楚,这线的质感,光看就觉得高级,应该隶属于 Lelio 旗下才对啊。「是德城的。」同事治宇回答。「不是列里欧。」还特别强调一句。


showimage (7).jpg

 

怎么可能呢?我拿起线来,嗯,份量不轻,但线身柔软。按经验,这种外径、这般重量的音箱线,线身难得有这么软的。德城用的这端子和分线环的金属配件,质感也相当好。雾面的金属表面处理,加上一些装饰用的切削,看得出他们不只专擅于线材设计,连在配件的设计上也下了不少功夫。而且,这线身白的实在优雅,气质跟过去所见过的德城线材都不一样。

这真的是 DC Cable 旗下的吗?我打电话给小李。「这是出在德城还是列里欧下面的?」我劈头就问,即便同事已经告诉我了,我仍不相信。「是 DC Cable 的,没错。」电话那头传来小李斩钉截铁的回答,这才斩断了我的不死心。不过,这还不能了却我满腹的疑惑。「这全白的线身,不像你们的风格。」跟小李熟了,我问问题也直来直往。这一问,才把这线的由来给问了出来。

名展音响独卖的订制款

「这是我们帮名展 ODM 的线。外观都是名展老板指定的,我们负责设计结构。」喔喔,难怪我说不像德城,有几分列里欧的样子,但气质仍不相同。原来,这是名展音响的自家专卖线。德城帮人代工,非但不是新闻,甚至这根本就是他们闯荡江湖的看家本事。「有的经销商希望我们帮忙,做一款他们独卖的线材。」先前送评过的 
DC Cable SPK-1180S就是他们根据经销商的需求,开发出的独卖款。

 

同股异径、铜银混合、铜箔屏蔽

那这线里面怎么做的呢?小李告知,这里面采德城最拿手的同股异径结构,中央是纯银线,外围包着不同线径的 OCC 单结晶铜。各股线没有另加绝缘,而是相互绞绕,结成单股线。一条音箱线内有两股,分别为正负。特别的是,根据名展老板的要求,还加上了铜箔的屏蔽包覆。「铜箔比铝箔的屏蔽效果更好。一般来讲,音箱线很少做金属屏蔽,但是加上之后,背景会更黑。」端子也都用上德城自家纯铜镀铑的高级制品。

这线,包藏了德城的技术和手艺,也蕴含了名展的品味与风格。这线,叫做 DC-Cable S-320


showimage (8).jpg

 

能量丰沛、动态完整、明亮奔放、层次开展


showimage (9).jpg我把 S-320 接上系统,可以感受到它能量丰沛,动态完整,明亮奔放,细节繁多,层次开展,而且两端延伸颇佳,播放起音乐,让音响系统的整体表现有了长足而明显的进步。放起 John Williams 指挥维也纳爱乐演出自己的配乐专辑,DC-Cable S-320 让这张专辑听来充满色彩和故事性,精彩极了。听「侏罗纪公园的主题曲」,开头那悠远温和的法国号,把我们都带往了原始的森林和原野,弦乐以温暖绵厚的音色奏出公园的主题。藉由反复,不断堆栈合奏的丰富性,营造出更丰厚多彩的音色。在这其中,木管杂以轻快的短句,吹出鸟鸣的声响。简短清明的主题,反复之间,却唱出了大地的壮阔豪情与兼容并蓄。我真是享受 S-320 所带来的丰富色彩与饱满质地。那弦乐的既绵且厚还带弹性,木管奏出时,那温润中带有色彩的乐音,都为音乐添色。舞台左后方的定音鼓敲响,肯定而果决,不是洒狗血的,那节制而典雅的鼓声,把音乐提点的更有精神。第二段的的冒险主题,以铜管为主奏乐器,那温暖中流露灿烂光辉的铜管乐声,让人精神为之一振。透过 S-320,这音乐显得神采奕奕,焕发光芒。

John Williams 数十年的配乐演出生涯,与维也纳爱乐的合演堪称颠峰之作。听「第三类接触」的「Excerpts」配乐,就足以说明乐团的合奏能力有多重要。配乐前段,小提琴又尖又细的旋律,和着铜管部圆滑的长音,以单调而不和谐的乐音,由弱而渐强。那一声强奏下去,对比巨大的动态着实惊人。相较之下,「侏罗纪公园」那曲是平稳的高速公路,S-320 于其上驰骋,本非难事。可是这段第三类接触,是弯道连连的F1赛道,短短三分钟的音乐,藉由音色与和声,道尽了 John Williams 的作曲功力。而后半部的音乐先是以小提琴的高音表现出一种仙乐飘飘的美感,穿插着第三类接触为人熟知的五音符动机,以及从中发展出来的旋律。那种跳脱古典曲式结构,藉由动机和主题的交替出现来发展的风格,展现 John Williams 从古典音乐后期浪漫作曲家身上学来的技法。S-320 不仅能跑高速公路,面对棘手弯道也无所畏惧,表现出音乐里变换万千的气氛和色彩,让音乐听来更加精彩。

既显活力,又能稳重地顾及全局


showimage (10).jpg或许因为用上银线导体的关系,S-320 的色彩缤纷且明亮,同时还有温暖而饱满的中低频予以衡平,因此,声音既显活力,又能稳重地顾及全局。听 Alice Sara Ott 担任钢琴,Thomas Hengelbrock 指挥慕尼黑爱乐的柴可夫斯基第一号钢琴协奏曲,那柴氏奔放豪迈的旋律,受到 Alice 自身气质的影响,收敛的较为精致典雅,更具西欧的气质。而 S-320 铺张出宽广的舞台,声部就此往后推展,层次清晰有度。音场可以打的开,柴可夫斯基那些激昂的强奏与带着民谣风味的旋律,就能在起伏从容而不显拥挤。第一乐章开头,随着法国号揭开序幕,钢琴有力地弹出那充满辨识度的和弦。S-320 赋予钢琴十足的力道,而且和弦的和声听来更为丰润饱满,音乐的浓度和力度都加强了。导入第二主题后,音乐氛围一转,速度先慢后快,钢琴演奏更显华丽,音符纷至沓来,琴音带着弹性,好似一蹦一蹦地。其实,刚开始用时声音不像这样,当初声音略偏高低两端,中频略略萎陷,真正两端的延伸又不够。经过数日的Run in,频率响应的分布均匀而的延伸抒展,当中更有丰富的细节与纹理。那些钢琴和弦的微颤,弦乐的滑顺织体,乃至音乐行至高潮时,那画面层次的安定性,都在在显出这对音箱线的不简单。

S-Class级的表现

这型号,不免让人想到从上个世纪 90 年代红极一时的 Mercedes Benz 代表车款S-320,尤其是车体厚重扎实的W140,那样的 S-320,开在路上,岂有不稳的道理?而它的直列六缸引擎,虽然强悍尚不及 S-600 的 V12 引擎,其简单而平衡的架构,仍提供丰沛且可靠的巡航动力。DC-Cable 的 S-320也是这样,无论是大编制的管弦音乐,还是表现钢琴独奏,那声音都有着难以明言的安定感,同时,它又保有清晰的层次、丰富的细节以及明亮的色彩,这些加在一起,却又可以维持住平衡。S-320 就是 S-320,要用这型号,非得有本事不可。


showimage (11).jpg

 

 

带人贴近演奏者的现场

showimage (12).jpg大编制管弦乐曲可以点出很多线材的优缺点,编制简单的室内乐,对器材和线材来说,都是质感的考验。听马友友与 Kathryn Stott 合作的新专辑 Comfort & Hope,S-320 可以充分表现出乐器声音的本质。那些质地不是单单暖声、厚声造成的,而是藉由丰富的讯息量集合交融而造就出来的。我甚是喜欢当中第四轨「Shenandoah」一曲,开头的序奏,是钢琴以稳定节奏轻声弹着恒定的音符,大提琴则以拨奏的方式,轻轻缀上一系列破碎的旋律。这些音符的暗示,终将以真面目示人。先是大提琴和缓地奏出音阶的衬底,然后由大提琴道出故事主题,随后钢琴又以固定音型,由弱而强地弹出,继而又从低处往上攀爬,大提琴则更换语调续说前话。那大提琴奏出主题时,马友友操着他所擅长极其优雅雍容的音色和圆滑无杂的琴音,唱着那些好似安慰又似宣道的抽象偈言。钢琴音粒扎实而又富琴弦受击打而发声的细节,让人好像贴近了演奏者现场。S-320 带来的音乐,是近的。


丰富的细节与纹理,让人声浮凸有致 


showimage (13).jpg放起人声,S-320 当然也不会让人失望,它丰富的讯息量,可以把人声的质感与画面都说得让人犹如身历其境,勾勒出清晰形体轮廓,让人声浮凸有致,鲜活立体。例如 Christ Botti 的波士顿音乐会现场录音,CD 很可惜少收了几曲,不像蓝光盘那么完整,但其中选曲依然精彩。我尤其喜欢 Aerosmith 主唱 Steven Tyler 在里面唱的经典老歌「Smile」,Tyler的歌声带着一点沙哑,却在放慢速度下,唱出了万般的铁汉柔情。让人着迷的就在那人声质感的传达,单是开头两句「Smile though your heart is aching. Smile even though it’s breaking.」就已经够醉人的了。Tyler 刻意透过弹性速度留下了些许空白,让歌唱更为真情流露。歌唱时显然麦克风拿的近,Tyler嗓音的细节丰富而质感直接,他的换气声也一清二楚。Christ Botti 的小号听来醇美无比,金属质感既亮丽又温暖。Tyler 唱的最后一句:「You’ll find that life is still worthwhile. If you just smile.」他不拉拍子,果决地收了 smile 的字尾,让 Botti 的小号尾奏在夜空中飘荡,留下无限的遐想空间,真美啊!至于与Steven歌声截然不同的 Josh Groban,唱起「Broken Vow」时,圆润温暖的美声唱腔,就象是天上来的歌声。听他在尾音处的抖音,彷彿又把人往梦境和美好里再推了一把。DC-Cable S-320 让这些歌唱中感动人的要素都陈明的满有说服力。

充分呈现电影音乐的感官美学

我也欣赏它在播放电影配乐时的优秀表现。例如在动画电影「坏坏萌雪怪」(Abominable)里雪怪发出低吼鸣唱以唤起大地生机的乐段,那低吼声深沈却清晰,那些振颤的喉韵加上共鸣,立体又活生。又如「达文西密码—天使与魔鬼」中的「168 BPM」一曲,层层叠叠的乐音,加上人声和打击乐,越发展越显繁复的结构。叠加进来的人声,配合强有力的节奏,让音乐的织体紧密且呈现高度的张力。S-320 可以将电影音乐里那些多重混音而相互夹杂交叠的元素,抽丝又剥茧地梳理清楚。Hans Zimmer所受的音乐教育不像前面讲到的 John Williams 那样正统又完整,但他凭借着天赋,掌握节奏和织度的特性,运用电子音乐与合成器,创造出宽广并张力十足的音乐。S-320 教会我分辨 JW 和 HZ 各自的美学。


showimage (14).jpg

 

让你遇见更多音乐的惊喜

我们恐怕再没机会开到 Mercedes Benz 的 S-320 新车,却可以拥有 DC-Cable 的 S-320 新款音箱线。小李完全没有跟我提过任何关于 Mercedes 的事,但S-320这是个有传奇性质的命名,道出了德城与名展对此线的期待。我要说:作为这个世代的 S-320,DC-Cable 一点没有愧负这称号,它能让你在既有的系统上遇见更多音乐的惊喜。


showimage (15).jpg

 

器材规格

型式:音箱线
导体:同股异径OCC+银
定价:46800元/ 3m(可接受长度订做)

制造商:德城 DC Cable
电话:04-2557-8811
网址:
www.dc-cable.com.tw

总经销:名展音响(竹北店
电话:03-5586617
地址:竹北市县政十三路118号
FB:
https://www.facebook.com/minjanaudio.hsinchu


推荐商家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