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改变对音响的人生观:南宁学员朽朽的Tannoy皇家西敏寺系统

作者:蔡克信 图:陈玲兰 阅读数:699 发布日期:2022-09-07

摘 要:音乐表现的行云流水,这是从来没有的感受,现在听每一张CD都是感觉是新买的,非常感谢蔡老师带给我全新的感受,改变对音响的人生观


大陆管Tannoy叫天朗,朽朽特别钟情天朗,调音班结业后,大家来访。皇家西敏寺SE就放在长边短距聆听,搭配Esoteric K-03数字讯源,Kondo Overture EL34真空管合并功放。大家以18掌听过一轮,左右相位极性都对,但是人声偏左偏低音像没形体。朽朽说怎么移动都可。



首先将音箱后面的CD架清空,舒漫波、电压表去除,包括音箱接地先松开。将toe in的音箱移平,音箱尽量拉开,在活动的沙发重新设定皇帝位,如此动作已经拉髙人声,大提琴低音形体可见,但偏左与聚焦仍不足,由于左音箱已达地板极处(往左地板稍高),于是将右音箱内移,中位高度形体都对了,极低稍多,再将左右音箱前移二公分达阵,接上音箱接地,形体更活生,换上nordost跳线,质感更华丽。以顽皮豹,Accuphase测试片检验人声,小音箱,管风琴都过关,然后听「风行华丽」从头到尾,大家轮坐皇帝位聆听,天朗的美声兼具准确的客观音响要件表现无遗!同来的全铭说,南宁玩天朗的不少,但从来没听过这么准这样好听的!



朽朽在群组分享心得:「这次非常感谢蔡老师,让我学到声音的标准,知道如何评判好声音。我是从1997年开始玩音响,第一对是天朗633,到天朗贵族系列,从司大令1对,图贝利1对,kensington/GR,1对,GRF Memory/HE,1对,Canterbury/GR,1对,Westminster Royal/He,2对,Westminster Royal/SE1对,一直在玩天朗。我的听音室是在办公室,长9.2米,宽3.6米,高3.8米,原来自我感觉良好,第一天上完蔡老师的课后,感觉不太对了,当天晚上下课后,马上赶回听音室用十八掌试听,在1,2,3,没有有问题,听5,7,8就出问题了,首先中间结象口形大,声音向前压迫感很强,7首形体大,8首的第四声没有,低频下不去,一下自信心全无。第二天学习的很认真,也非常期待蔡老师的家访。蔡老师家访后从新调整摆位后,前面的问题以全部解决,声场的深度有了,声音向纵深发展了,没有压迫感了,声音的颗粒感加强,声音清晰起来,每一件乐器清清楚楚,分离度很好,低频下潜自然流畅,乐感出了,人声的活生感出来了,音乐表现的行云流水,这是从来没有的感受,现在听每一张CD都是感觉是新买的,非常感谢蔡老师带给我全新的感受,改变对音响的人生观」



写报导时他又来段口述,翻译也厉害,「老师,不好意思就是写的比较匆忙一点。还有一个呢,刚才没有表达出来,我跟你说吧,就是原来的感觉是原来不能听交响乐。特别是那种大动态的交响乐整个就糊了,因为低频没有吗!整个低频是糊状的。所以说呢,然后呢,就感觉就有失真的出现就说听不了交响乐。那你现在给我最大的感受,这里面整个低频的下潜好,然后听交响乐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也是打破原来的那种感觉,原来认为胆机推这么大的箱子,交响乐的大动态是出不来的。但是现在没有没有这种感觉,非常感谢了。」



同时间,全铭到柳州阿威家去听,也说「今天到柳州听了一下威哥的系统不错挺不错的。」显然经过摆位训练,立竿见影!


推荐商家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