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这味基本款,真好!JMR Lunna 落地音箱

作者:戴天楷 图:取自JMR 阅读数:304 发布日期:2021-03-05

摘 要:在威士忌的世界,价格本身并不足以说明一支酒的价值,并没有所谓贵的酒就一定比便宜的酒好喝的道理。

showimage.jpg


在威士忌的世界,价格本身并不足以说明一支酒的价值,并没有所谓贵的酒就一定比便宜的酒好喝的道理。任何以价格论英雄的判定,对威士忌来说并不公平。

每一支威士忌都有自己的个性,它们是调酒师的实验和创作。酒厂借着挑选大麦品种、决定发麦程序、设定蒸馏器形状、如何冷凝过滤等,生产出一滴滴展现血统特性的原酒。进入桶中陈年后,再由调酒师透过混合不同比例、不同年份、不同橡木桶陈的威士忌,甚至藉由换桶创造变化,制作出一款一款具有个性的威士忌。

因此,你真的不该用「好」与「坏」来界定一支酒。你所要表达的,其实是反映自己喜欢或不喜欢而已。我们在品饮威士忌时,喝的不是价钱,喝的不是年份,喝的是首席调酒师在透过这支酒跟我们说的故事。听这些故事的代价虽然不同,每一个故事却都有自己的精彩。

音响也是这样。音响的存在非常微妙,它的价值,有一部份是物质的,当我们谈论它们的零件用料、线路设计、组件技术等,看的都是物质层面的。更深一层价值,是非物质的,是哲学的、美学的、经验的。很可惜,绝大多数的音响评论,都停留在物质一面的观察和解释;甚至连原厂都往往仅以这一面的成就来说服人。但是,音响背后的美学精神,却在这样的单一观点下被忽略了;就像喝威士忌只谈年份,只论价格一样。

每一款音箱都有各自陈述JMR精神的腔调

每次看到Jean-Marie Reynaud的音箱(后简称JMR),都会让我想到威士忌。目前JMR的主事者,也是创办人Jean-Marie Reynaud的儿子Jean-Claude Reynaud,在接手JMR之后,把公司产品推往更高的境界—不是售价的,而是美学的。它们旗下的音箱有着共通的基因,例如三角传输线式箱体、独立子弹高音等,另一方面,他又让每一款音箱都借着不同的单元运用,创造出一个个独立的存在。这就跟威士忌一样,每一家酒厂,有其独树一帜的酒厂精神,那些来自发麦的方式和蒸馏器的选用,塑造出酒厂产出的酒最深处的灵魂。在此之外,酒厂再利用桶陈和勾对,让自家的酒款呈现出不同的面貌。


showimage (1).jpg

 

这几年,除了主动式旗舰Adara,我几乎听遍了JMR的音箱,我发现:真的,每一款JMR音箱都不一样。它们配合不同的箱身,用上不同的单元。虽然箱体的圆滑倒角、前帐板的黑色绒面、长条状不加阻尼物的导流孔,让JMR各款音箱看起来就像一家人;但JCR在设计音箱时,每一款都是独立又相关的创作。单是高阶三款Voce Grande、Orfeo Jubilé和Abscisse Jubilé,声音就各有千秋,显见JCR在其上琢磨的,不是考虑物质面的成本,而是为了塑造个性。就像是人,兄弟姊妹之间,甚至是孪生兄弟姊妹,个性也各自不同。JCR在设计音箱时,暗自赋予了每个孩子不同的人格,以致于它们可以拥有各别说故事的腔调。

有趣吧!这才是音响迷人的地方。特别是像JMR这种小厂,家族式经营的公司,主事者可以完全将自己的理念与观点投射在产品上,而不是为了迁就市场,迎合消费者需要。因此,有些音响爱好者就喜欢在这样的小厂中寻找道同契合的对象,牌子名气小没关系,找到真爱才重要。Johnnie Walker和Macallan之外的选择还很多,何必独沽一味?

新推出的入门小型落地音箱Lunna

一月中,接到代理商的来电,「天楷,这两周什么时候有空,约个时间,我把Lunna送去你家。」「我家?快过年了,要不要年后再送?」「没关系,你就慢慢听,等过完年,你听完了我再去收。」「一定要送我家吗?送公司才能拍照......」「没拍照没关系,官方照片够多,用官方照就好。」就这样,Lunna就来到我家了。

这是JMR在2020年推出的新音箱,一对身高不到90公分的小落地音箱,法国未税订价1,780欧元,台湾售价79,900元。便宜吧!这么便宜的音箱,代理商却执意要送来我家,一定有他的理由。代理商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推辞吗?


showimage (2).jpg

 

约定好的那天上午,代理商业务Alex把音箱送了来。我帮忙把音箱从门口搬到屋里,一箱一支音箱,我屈着腿,挺直上身,一副准备硬举的姿势,没想到箱子比我想象的轻。连箱带叭,比我的Abscisse Jubilé轻多了(可见Abscisse有多重)。看Alex熟练的拆箱,取出音箱,安上脚钉,放妥后接上线,打开扩大机准备试播。

Lunna的产品定位,仅在Lucia之上,或者说,它与Lucia同属一个产品区块,自外于Jubilé系列。因此,就算我一年前听过的书架音箱Bliss Jubilé的售价与之相当,却划在不同的系列里;Bliss Jubilé的等级更高,相较之下,Lunna与Lucia更为相近。

 

3单元2.5音路设计

同样采取JCR这几年所喜爱的2.5音路设计,Lunna配置了一颗1吋丝质软半球高音,2颗5.2吋的纸盆中低音,只不过,上下两颗5.2吋单元负责的频段不同,所以,音圈大小不一样,上面那个负责与高音衔接,2.8kHz以下的全部频段,音圈较小,下面那颗单元则仅负责补强300Hz以下的低音,音圈较大。

钕磁铁高音搭配导波器,扩散性佳

高音单元采钕磁铁驱动,其谐振频率约为650Hz,远低于它的工作范围,因此并没有所谓谐振造成的失真。一体设计的ABS材质浅号角导波器,有助于提高单元的效率,并有助于控制高音的扩散。原厂指出,这个高音即便在离轴区域,仍有理想的线性曲线。这样的音箱,摆位较容易,使用上更友善。


showimage (3).jpg

 

 

5.2吋中低音单元,力求降低失真

两颗5.2吋的低音单元,其设计取材自Euterpe Jubilé和Bliss Jubilé的单元技术,同样采取长纤维的振膜材质,振膜的锥形曲面皆经过计算而特别优化,背面还加上了阻尼材料,让振膜本身的材质特性达到优化。音圈绕在挖有散热孔的铝质音圈套筒上,能以承受高动态的工作;音圈底部还有类似法拉第环的铜环可以导磁,以均衡阻抗并降低失真。悬边和振膜交接处加上了特殊的阻尼物,能以增进单元在中音域的表现;弹波也有孔洞以利散热。背后的铝质框架提供了极佳散热和支撑,并能让单元背波快速通过,不影响单元的工作。

JMR不自己造音箱单元,这世上真能自己造单元的厂家也不多,更多的是跟单元厂买现成单元,有的还会指定规格订制单元,JMR就属于后者。

三角形传输线箱体配合前方开口,可靠墙摆放

箱体以19mm厚的MDF板材在压力控制下制成,前帐板的两侧做圆弧倒角,而后方则在上方做出圆弧倒角。原厂表示,这不仅是呼应了JMR新世代产品的设计概念,前方两侧的弧形倒角更可降低边角效应(edge effects)。高音单元则置于一个独立的腔室之内,以便面受到低音背波的干扰。

看似小小的箱体,却内藏着JMR当家技术—三角形传输线箱体(triangular transmission line),内部透过特殊的三角形传输线,有效增进低音的延伸,却又能够保有良好的速度,不至于拖迟缓慢。箱内因没有平行面,因此也降低了箱内的驻波,这些设计都让JMR得以在箱内使用最少的阻尼物,以及大化箱内容积。传输线开口设置于前方的长条开口,让音箱可以近距离靠墙摆设,不过,原厂依然建议至少维持40公分的距离。


showimage (4).jpg

 

新音箱要熟化,有Run in有差

初听Lunna之时,我并不喜欢,直接对百鸣Alex说:「你硬送音箱来,拉低了我家音响系统的水平。」Alex没说什么,就说,你再听看看。送走他后,我再开机试听,还是觉得声音不过关。不过,我知道JMR音箱都有个脾气,就是它们非要Run in一段时间不可。好吧,我就趁年前几天上班日,出门前就放上JMR的Magic CD,让CD自动跑个几轮。每一天都有进步。差别最大的地方就在于两端的延伸,两端延伸的轻松度,以及中音的开放程度。这对Lunna是全新的音箱,从未开过声,还没开嗓,歌声当然不合格。经过几天的熟化工程,声音这才打开了。那些我熟悉的JMR的气息,也一点点回来了。

鲜活声底、丰富色彩、开放自然

是的,就是这个味。开放又自然的声音,全频段没有造作扭捏;小小一对音箱,但声音尽管开大也不怕,它自有本事撑住场面,而且,给出的音场也是开放的,不是局限的、集中的。它的声调,带有JMR的鲜活和色彩感,这种特性在10万元以下的音箱里比较少见,因为声音一旦要活,就怕会吵会飙,加上搭配这样价位音箱的扩大机也不会太贵,恐怕质感跟不上,声音更显粗糙。但,JMR可不管这个,音箱该做的是就是把前面放大的讯号,尽可能完整地传达出来。大的音箱如Orfeo Jubilé,可以有更完整丰富而深刻的低频,用上大尺寸气动单元的Voce Grande则有更细致的纹理与惊人的透明度;JMR使用不同的单元,让每一款音箱在这同样的前提下,充分发挥单元与箱体的能耐。


Lunna这字原文意一种非洲鼓,体积不大,传声却远。但他可不是只会朗声唱歌而已,它还保有JMR一直以来所希望带给人的那种富有色彩感的声调,那是音乐的灵魂。所有迷上JMR音箱的人,都是为了这个,看似没什么了不起的JMR音箱,售价不太贵,却偏偏有着充满魔力的气质。从这点看,10万以内能有这等漂亮音色的音箱,实在不多,至于这种小体积落地音箱里,更是罕见。


showimage (5).jpg

 

音箱间距可以拉开

别看Lunna小,就以为音箱间距得拉近。起初,我也是这样,把间距拉到大约120公分,希望加强声底的厚度。不过,这样一来JMR声音的特色全没了,声音是浓了,是厚了,却呆了,笨了,不灵活了。Run过几天我回来听时,一边听,我一边把音箱间距拉开。我实在不愿相信JMR官网所言:「可以音箱中心点算,间距2公尺为准来调整」。2公尺?这样一对连90公分都不到的音箱,要拉开2公尺,声音不就垮掉了吗?我的以为,就在那一点点拉开间距中,逐渐转成了惊叹。我越是把音箱拉开,是的,声音没那样浓重了,却显出了色彩与生气,音场整个打开,声音听起来轻松又自然。

所有喝威士忌的人都知道,当你在威士忌里加上几滴水,酒的香气与风味的层次立刻就绽放开来了,你会感受到更多、更丰富的威士忌的美好。唉呀,我怎么会忘了这个道理了呢?JMR音箱里本来就有着奔放而活泼的气息,我却因为看Lunna个头小,就让这些气息被埋没了,实在失策。

钢琴音色表现丰富,低音域弦振回响清晰

showimage (6).jpg这样一来,如何精彩法呢?听Ismaël Margain演奏的舒伯特钢琴奏鸣曲D.960,这个现场音乐会的录音,将钢琴家弹奏时亟欲表现的情绪和张力都收了进来。我曾在Orfeo Jubilé和Abscisse Jubilé上领教过,这回在Lunna上,我又再次经历到一个贯注全人在其上的演出所带来的震撼。Lunna不像Abscisse和Orfeo那样拥有更扎实绵密的音质,也缺少那种更探往深处的低频;因此,Lunna展现出来的是是爽朗的、活泼的、年轻的舒伯特。在钢琴的权威感、重量感上,不如Abscisse与Orfeo,但在色彩表现与细节呈现上,则一点没有辱没了JMR之名。听第一乐章开头主题陈述后,短暂的钢琴震音,那连续的低音震音,带来丰富的回响。而Lunna的低音域表现,也是同体积音箱里名列前茅的;不仅沉的下去,而且弹奏下去的音符,还有弹性。第二主题几许往高处爬的上行旋律,点缀出星光灿灿,明亮如冰晶的音符,真是美丽。就是这个味,这就是JMR的味道。

我把音箱拉开到166公分之多,在我面前展开的钢琴,也就这样庞大。琴音的密度与音粒的饱满,不及Abscisse,但色彩鲜明,加上纹理清晰,Lunna把Ismaël所欲呈现舒伯特的哲思情怀都吐露了出来。当Ismaël拉开力量的幅度,带着重量压下琴键,灌入的力道,把舒伯特情感的拘谨都释放出来。JMR音箱的开放就是这样,你不觉得声音能量是被拘束的、受限的,而是坦然相告,无所隐讳不语的。这其中尽力展开的动态,就把那些音乐里的情绪都说了明白。

丰富泛音堆出了色彩与明暗的层次

showimage (7).jpg在表现管弦音乐时,Lunna给出一个轻松而开阔的场景。听Martin Helmchen担任钢琴、Andrew Manze指挥柏林德意志交响乐团,演出贝多芬第一号钢琴协奏曲,Lunna固然受限于体积,推送不出像Orfeo或Abscisse那样的气势,却仍顾及了音乐的表情、色彩,以及乐曲结构的叙事。声调爽朗的它,赋予了第一号钢琴协奏曲在古典风格以外,另一种清新而活泼的姿态。它清楚爬网了那些钢琴的的快速音群,让第一乐章活泼的快板听来更活泼,且明快中还见得清晰理路。乐团声部的层次开展的明白,相对于Abscisse Jubilé,Lunna呈现出来的画面比较诗意。丰富的泛音,堆出了音乐画面的色彩感和明暗层次,让乐曲更富有印象派的气质。这在缓板乐章里尤其明显,Lunna给出的氛围感,赋予音乐迷人的风采。




比书架音箱更饱满的低音,让大提琴听来更显丰润

showimage (8).jpg论到色彩,巴洛克音乐尤其需要色彩,没有色彩的巴洛克音乐,只剩下节奏与对位,那就真无趣了。听小提琴与大提琴二重奏的Duo Tartini的Continuo, Addio专辑,这位活跃于18世纪的小提琴家兼作曲家,可不是只有「魔鬼的颤音」(Devil’s Trill),他的奏鸣曲和协奏曲也相当精采。在Lunna的播放下,小提琴呈现出精致与细腻的气息,质地圆润,带有鲜活感且富有光泽。作为小型落地音箱的Lunna,可以发出比一般书架音箱更深沉的低音,大提琴的音韵也就显得更为饱满丰厚。这些奏鸣曲多以小提琴为主奏乐器,大提琴却非单纯扮演数字低音,反倒是配合小提琴的旋律与主题,进行低音域的和声。加上那大提琴丰润的音色,音乐就像是水分充足、汁液丰富的柑橘,一片咬下,酸甜滋味与果香便随着果汁从囊瓣里流淌,于口腔中蔓延开展。Lunna长于音色表现,让小提琴充满色彩的旋律尽展风采,比书架音箱更多的低音延伸,则助于表达大提琴的丰满。

人声的气韵,尽在其中

showimage (9).jpg我很喜欢Lunna那充满细节又直接的腔调放起人声时的表现。以Blue Coast Collection的The E.S.E. Session为例,这张专辑的制作正是出自JMR现阶段主事者Jean-Claude Reynaud,他在回JMR帮父亲的忙之前,就是一位录音师。如果你也喜欢这张唱片录音的质感,又怎能不认识JMR音箱呢?Lunna带着令人愉悦的明亮感,歌声听来格外鲜活。在Jane Selkye的「Slow Day」和「In Love before the Last Call」当中,有着漂亮的转音和圆滑音,声音拔高起来仍显得从容,在气音与鼻音的巧妙运用下,歌曲的表情丰富,亦又不至流于特定的唱腔而显得单调。曲中伴奏的吉他质地圆润温暖,沉下的低音浑圆且有厚度。在「Lilianna」一曲里,序奏的吉他拨弹实在好美,音符一声声弹跳而出,灿发着抒情的音韵。Jose Manuel Blanco的歌声洋溢着拉丁的浪漫深情,那些弹舌音、唇齿音、头腔共鸣、尾音变化的细节,听得清清楚楚,却又不显得突兀。Lunna表现丰富细节的手法在同价位音箱中堪称细腻,让人可以听见更高级的音箱上或许才能听见的韵味。

看电影也过瘾

年节期间,我也试着把Lunna接上家里的Sony环扩来看电影。Lunna清晰的声底,丰富的细节,加上比书架音箱更多的低频,让看电影也成了有趣的事。我可从没拿JMR音箱来看过电影,这回第一次拿JMR音箱来看电影,倒是扭转了我既有的成见。不管是「星际大战:原力觉醒」里飞船移动的效果及宇宙飞船引擎的深沉,抑或是「鬼灭之刃」里拔刀的声响还是剑士的气息声,都让戏剧看来更引人入胜。

JMR平价音箱怎么选?

与Jubilé系列的音箱比起来,尤其是Abscisse和Orfeo,Lunna少了它们的细腻气质与绵密质感,动态和音域的完整度亦是不及。不过,Abscisse Jubilé的售价是Lunna的三倍有余,两者的购买者是不一样的,用的起Abscisse 或Orfeo Jubilé的人,多半不会考虑Lunna。但Lunna在台售价79,900,与Bliss Jubilé一样,这两个要怎么选呢?

我在一年前便写过Bliss Jubilé的评论,这对书架音箱强大地展现了JMR的气质,透明、细腻、自然、活生、灵动、多彩。比起Lunna,Bliss Jubilé的声音更细致,密度更好,声底更干净、透明。若你是个古典音乐爱好者,我建议你优先考虑Bliss Jubilé,只不过在预算上,还要多考虑搭售价25,000的Magic Stand,才能让Bliss Jubilé发挥十足的本领。倘若你听音乐比较杂食,亦有看电影的需求,低音更多、声音较轻松的Lunna是个更容易亲近的选择。

至于和最便宜的Lucia相比,若非预算之故,或因空间受限不能使用落地音箱,还是表现更全面的Lunna为上选。若与上一级的落地音箱Euterpe Jubilé相比呢?要是多付3万不是问题,那当然直上Euterpe,后者的低音更干净也更深沉,中音的绵密度更好,声音整体质感明显更胜一筹。


showimage (10).jpg

 

足以作为经典核心

Lunna是JMR提供给预算有限的用家,一个理想的小型落地音箱的选择。如果你想在10万元以内,找一对宜室宜家的音箱,又不想另觅脚架,Lunna正符合你的需求。别小看它,JMR音箱的每一款音箱都有独特的个性,入门级的Lunna,就好像是威士忌酒厂的基本款,虽然年份浅,储存成本比较低,但不管是Talisker 10年、Laphroaig 10年,或不冠年份而称为「经典」的Glenmorangie Original、Bruichladdich Classic等,虽然平价却都让人回味无穷,且总能充分说明自家的酒厂精神。

JMR Lunna,如此基本款,却足以作为经典核心。

器材规格

JMR Lunna 
型式:3单元2.5音路三角形传输线式箱体
单元:1吋丝质软半球高音x1;5.2吋纸盆中低音x2
频率响应:40Hz ~ 25kHz
灵敏度:91dB
阻抗:4欧姆
承受功率:40W ~ 160W(峰值200W)
分频点:6 – 12 – 12dB/ Octave, 300Hz and 2800Hz
尺寸:850 x 190 x 305 mm(HxWxD)
重量:18kg
售价:79,900元
进口总代理:百鸣
电话:04-2463-7788
网址:
www.currants.info 


推荐商家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