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逼近音乐重播的高峰:Esoteric Grandioso C1X 前级

作者:戴天楷 阅读数:272 发布日期:2021-03-31

摘 要:Esoteric 的 Grandioso 系列,自从 2018 年推出号称革命性的两大技术突破,包括 VRDS-Atlas 转盘机构,以及 Master Sound Discrete DAC 母带音质离散式数模转换模块,分别将之应用在旗舰转盘 Grandioso P1X 和旗舰译码器 Grandioso D1X 上,自此展开了他们新世代机种的换代工程。

showimage (2).jpg


Esoteric 的 Grandioso 系列,自从 2018 年推出号称革命性的两大技术突破,包括 VRDS-Atlas 转盘机构,以及 Master Sound Discrete DAC 母带音质离散式数模转换模块,分别将之应用在旗舰转盘 Grandioso P1X 和旗舰译码器 Grandioso D1X 上,自此展开了他们新世代机种的换代工程。所有在型号末被冠上「X」的 Grandioso 机种,便是他们的X世代机。从讯源开始,现在,轮到扩大机了。

X世代四大革新

Esoteric 在去年秋天发表了新款旗舰前级 Grandioso C1X,取代 2014 年推出的 Grandioso C1。 产品外观长的一模一样,实则做了全面翻新。新机有四方面重大改革,分别是 — 音控、IDM-01 放大模块、支援 ES-Link 模拟传输,以及用 FET 晶体取代传统继电器。


showimage (3).jpg

 

革新之一 - UFA 音控系统

原厂最引以为傲的,就是 Grandioso C1X 所采用的音控。Esoteric 指出,音控设计大致分两种,一个是「固定电阻的切换式衰减电路」,这种音控的好处是声音纯粹且直接,若要求好声音,这种音控设计当为优先。不过,也由于这种音控是透过切换电阻来设定音量,因此,音量变化是级进式的,而无法做到细密滑顺。另一种音控则是常见的「可变电阻式」,这种音控虽可进行无段式的调变,却有零件老化的疑虑,配线也可能感染微量讯号导致串音。

怎么解决呢?Esoteric 的工程师提出了一个称为「超传真音量衰减系统」(Ultra Fidelity Attenuator System)的音控模块 UFA-1792。为了迎合Esoteric所坚持的双单声道、全平衡线路,UFA-1792为四声道路径,将左右声道、正负讯号分开,藉此满足好声的要求。另一面,这个音控以 0.1dB 为调节单位,共切分了 1,120 级,让声音调节达到极尽滑顺的程度。在 C1 上的音控,还是上个世代的 Esoteric QVCS 四路音控,即便已经很好了,只能做到 0.5dB/ 100 级的水平。相较之下,Grandioso C1X 的音控进步实在很多。


showimage (4).jpg

 

Esoteric 一直在追求所谓 Master Sound Works,企图让音乐重播逼近母带级的最佳音质。他们在讯源上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在设计扩大机时,同样基于这样的高标准。这个 UFA 音控系统,让 Grandioso 系列可以更逼近 Esoteric 在音乐重播上的理想。

革新之二 - IDM-01整合式离散放大模块

第二个重大革新则是「整合式离散放大模块」(Integrated Discrete-Amplifier Module, IDM-01),这是 Esoteric 的工程师针对 Grandioso X 世代机种设计的模块化线路,用在输出放大和输入放大上。受惠于离散式结构,工程师可以自由挑选最理想的元件,而模块化设计,更可达到最短传输路径的目的。原厂宣称,这将会是 Esoteric 未来扩大机的传递中枢,Grandioso C1X 更是第一个使用 IDM-01 的产品,而预计在今年5月起发售的 Grandioso M1X 单声道后级,也将配备 IDM-01 模块。

革新之三 - ES-Link模拟传输

第三项革新则是纳入了 ES-Link 的模拟传输。这在前世代的 Esoteric 器材上还未见,就连 Grandioso C1 上也没有,但新世代机种则开始普遍采用。Esoteric 透过电路控制,只要在选单里做设定,就可以把 XLR 平衡输入,切换成 ES-Link 输入,与具备ES-Link输出的Esoteric 讯源相连接,可以达到最佳的传输效果。ES-Link 主要就在透过高电流传输的方式,藉此抑制噪声和减少经过线材的讯号损失。它和一般的高电平传输相比,其传输电流量可达一般传输的 50 到 100 倍。

值得一提的,ES-Link 传输用的也是 XLR 的界面,可通用任何 XLR 平衡讯号线。在 Grandioso C1X 的输入端,ES-Link 与 XLR 端子共享,需要进选单做设定。但输出端子却有区隔,2组XLR输出端子是为公头,但 2 组 ES-Link 输出却采用母头。这实在是个贴心的防呆措施,如果你不是用配备了 ES-Link 的 Esoteric 后级,你也不会因输出设定没切回一般平衡而伤及器材。只不过,对于讲究的用家,恐怕要多备一组订制的讯号线,才能让讯号顺向传输。

 

 

showimage (5).jpg 

(图片取自Esoteric原厂)

 

showimage (6).jpg 

(图片取自Esoteric原厂)


革新之四 - FET 晶体管取代传统继电器

第四个创举则是以 FET 场效应晶体代替传统的机械式继电器。继电器受限于架构,接点面积有限,即便再好的继电器,其耐流性能仍不如 FET 晶体元件。Esoteric 选用 FET 做基础开关,可容许高达 12A 的瞬间电流,和 3A 的常态电流通过,进而使电流损失也会降低,配合 ES-Link 传输的高电流需求,达到最佳的效果。并且,继电器用久了也会衰退,造成音质劣化;改用 FET 后就没有这个问题了。

上述四项应用在 Grandioso 扩大机上的创新之举,就像四根支柱一样,撑起了 Grandioso C1X 的高度,让它得以俯仰无愧地全面超越前世代机种。

 

五颗变压器,绝对分离

此外,Grandioso C1X 也在 C1 的基础上更精益求精。它依然采取电源分离、双单声道设计,连供电也是左右独立供电。四颗订制的大型环形变压器,分别供应左、右声道和输入、输出的线路,另有一颗 R-Core 的变压器负责逻辑控制线路的供电,务求分离,以达纯净、无干扰的目的。


showimage (7).jpg 

(图片取自Esoteric原厂)


Esoteric-HCLD 缓冲放大线路再进化

它同样具备了 Esoteric-HCLD 缓冲放大线路,维持其惊人的 2,000V/ us 的惊人回转率,在缓冲线路旁的电容阵列,同样采用 EDLC 超级电容,却以惊人的倍数容值量超越前代机种。C1 内的 Esoteric-HCLD,每声道搭载了 100,000uF 的电容;Grandioso C1X 则提高到每声道 250,000,000uF 的惊人总量,是前代的 2,500 倍。更让 C1X 更从容地应付音乐动态变化,反应得更快速。

机箱除了承袭 Grandioso 系列一贯的精致做工以及近乎完美的机械结构,让内部线路、变压器在工作时所产生的任何振动,都可以透过机械接地将振动导出,更纳入了 Grandioso X 世代所采用的浮动式顶板,以及自家开发的特殊脚垫,让音乐重播更具活生感。

外观看起来与前代一样 Grandioso C1X,其实里外大不同。这样一台 Esoteric 全新世代的旗舰前级,表现如何呢?这就是我此行前往代理商胜旗试听所要知道的。


showimage (8).jpg

 

新装潢的试听室配上全套 Esoteric

我才一到胜旗办公室,就发现试听室的门换了,推开厚实的隔音门,里头装潢也不一样了。先前的胜旗试听墙壁和天花板有很多木作,器材的背墙还有一排矮柜。以前去试听,胜旗还要特别把矮柜的拉门都打开,声音才好听。现在矮柜都打掉了,器材可以退得更后面,天花板打掉了木作,高度也提高了。墙角的圆弧处理也被拆除。整个音响室焕然一新。

胜旗为 Grandioso C1X 准备了全套的 Esoteric 系统,包括旗舰讯源 Grandioso P1X 转盘搭配 Grandioso D1X 数位模拟转换器,还外接了 G-02X 时脉产生器,并备有一台 N-03T 串流播放器供我选用。后级用的是 Grandioso S1 立体声后级,负责发声的则是 Tannoy Westminster Royal GR 西敏寺音箱。很好,这是我认为最理想的试听方案,Esoteric 的器材,最好就是这样听一整套,透过他们的 ES-Link 界面,从数位到模拟,从讯源到扩大机,一贯相连,这才能发挥他们家器材的完整实力。

Grandioso C1X 让整套系统展现出堂而皇之的雍容大气。我来胜旗试听,好几次都是由 Westminster Royal GR 担纲歌唱。虽然试听室装潢改了,整体声学条件自不相同,但我仍觉得,这次听见的西敏寺,是我在这里听过最开放、最大气、最有气势的一次。音场拉的很开,不仅往左右两侧延伸,深度也直推往后,声音宽松而吞吐自然,没有一点紧绷感。这些特质让音乐显得容易亲近而且风采迷人。


showimage (9).jpg

 

清晰又丰富的层次,本事都显在细微处

初到这里,我边与苏先生闲话,边准备拍照。那时候,Grandioso P1X 里面放的是 Rafael Kubelik 指挥波士顿交响乐团,演出史麦塔纳的「我的祖国」(当然,这是 Esoteric 发行的SACD)。即便在小音量下,那些音乐的起伏和细节,也都交代的清清楚楚。这套组曲我还算熟,当中大家耳熟能详的「莫尔道河」也是我音乐讲座的口袋曲目。音乐在那里走着,我心里也跟着江河漂流而去。

showimage (10).jpg拍照完毕,我把音量开大声欣赏,西敏寺大开大阖地奏着这套史诗级的交响作品。「高堡」开头的竖琴铿锵而出,开门见山地奏出高堡主题,那些拨奏的声响细节清晰而具体。Grandioso C1X 具有丰润而绵密的质地,让这序奏里的竖琴满有实在感。随后铜管和木管接连加入,之后导入弦乐,小提琴铺陈出如绸布般细致又带着柔和光泽的声响,由后方穿透而出的三角铁,则点缀出几许华丽;音乐的层次就这样展开。音乐的层次不只存在于空间,还存在于时间,更存在于结构。空间是舞台的配置,时间是小节的递移,结构是总谱所记各声部的加总,Grandioso C1X 把这音乐层次的三个面向,都说的精彩。

「莫尔道河」开头的木管,先由长笛起始,吹出富有流动感的旋律,随后单簧管加入,那是支流的会合,弦乐加入后,丰富了声响,水势渐涨,当中偶现的竖琴是粼粼波光,唉啊,当这些都听明白了,河流的形象就立体了起来。河流拐一个弯,来到河岸村庄,2 拍子的波卡舞曲道出了婚礼的欢乐。音乐在弦乐的断奏声中渐渐退去,低音管暗示着夜晚到来,在长笛和双簧管的短促音型里,小提琴反以悠远的长音,描绘出月光下的波光闪耀,好似仙子起舞。Grandioso C1X 说故事的功力都在这里。整个场景开展于我的面前,西敏寺呢?早就不见了。一路走来,那些木管、竖琴、三角铁、弦乐,无不清楚,那些质地好实在,在透明的画面里清楚呈现。

在铜管的断奏和定音鼓的滚奏中,旭日东升,莫尔道河的主题再次响起,随着音乐逐渐急促激昂,河水来到狭窄的河道,湍急的水流,猛烈的水势,让人跟着紧张起来。我在这里听到的紧张不是声音的,而是情绪的、音乐的。那丰厚的合奏中,定音鼓强力奏下,这些,都表达的好明白。穿过这段激流地形,河水来到布拉格,大江大河的恢弘气势,这是西敏寺所擅长的,但 Grandoso C1X 让这气度更为堂皇,更为 Grandioso。流经布拉格城市的发源地高堡,响起前一首的「高堡」主题,随后音乐渐弱,意味着江河继续奔流而往前,逐渐消失于远方。我欣赏所听见的总奏乐段里的壮阔,我更欣赏在弱奏时微动态的呈现。Hi End音响卖的可不是一味大声、大声、再大声,真正的本事,都在细部,都在微弱处。

声线圆滑、质地致密、透明快速


showimage (11).jpg听郑明勛指挥巴士底歌剧院管弦乐团的圣桑第三号交响曲,1999 年的录音唱片底噪更低,音乐动态更大。圣桑在第一乐章前半,设计了丰富的合奏和对位,我听见了声部层次极其清晰的画面。小提琴那十六分音符的快速音群,听来毫不含糊,而且弦乐质感出众。同样地,当乐团速度放慢,音量放轻,那些器乐的质感跟着浮现起来。Grandioso C1X 所带出来的这一切细微的讯息,实在丰富。彷彿前端给它多少,它就能给出多少,好像这一切都是如此理所当然。

因为数位讯源输出的放大倍率够,配上音控,直入后级成了很多人所认为最「直接、干净」的方式,对他们而言,加上前级反而污染了音乐。我听着圣桑的音乐,欣赏着面前充满细节、力量、场面的演奏,想着这个音响圈争辩多时的问题。我没有立场,但,此刻,我站在前级这一边,而且,是 Grandioso C1X 这边。

细节再生绝不是高解析规格那么简单,在数位讯号转译的过程,在模拟放大的过程,要不失真,要减少噪讯,数位端有数位端要关心的,模拟端有模拟端要做好的。眼下这套 Esoteric Grandioso 系统,正在给我上这一门课:当每一个环节都是对的,出来的音乐就是这样动人。


showimage (13).jpg

 

第一乐章下半以管风琴深沉的乐音伴随着低音弦乐展开,西敏寺丰厚饱满的声底中显出清晰的层次。重新整治过的试听室,声音比以前更为干净,尤其在低音域方面。当弦乐缓缓地,悠悠地唱出带着浅浅哀伤的旋律,底部衬着的是管风琴一层一层的乐音。Grandioso C1X 展现出无比的从容。当小提琴在高音域滚着如波涛般的起伏旋律,那质地之美,就象是音乐厅所闻,直接却又细致,我听的是数位音乐,出来的声音却极为模拟。模拟,不是指音色温暖丰厚说的,而是指声线的圆滑、质地的致密、层次的开展、音色的自然说的。Grandioso C1X 把圣桑这绝美的乐章说的太精彩了。

至于第二乐章后半那庄严的部分,由管风琴以雄伟的姿态翩然而出,西敏寺在这里完全展现了它的王者身段,或许它的低音不是最沈的,或许它的高音不是最亮的,但在此时,一切都是那样平衡,那样的低音下潜与量感恰恰好,那样的明亮感也恰恰好,难得的是那个吞吐自在的气度。好像我一直在说音箱的好,我又有什么办法,我听的是一整套的系统。我也不能确知哪一个部分是 Grandioso C1X 所赋予的,但我能确定所听见的郑明勛指挥的圣桑第三号交响曲,是我这几年听过最美好的经验。那个由圣桑搭建起来一层、一层、又一层的音响结构,就象是栋建筑一样,直到终曲,那迸发出来的合奏,在管风琴持续的低音中,管弦乐团强而有力地奏出辉煌又华丽的乐句。

万千钢琴表情尽在其中


showimage (14).jpg在表现起钢琴这样考验音响的速度、力量、音色、质地、瞬时的乐曲时,Esoteric 和 Tannoy 联手展现了音响上和音乐上的美。以 Martha Argerich 在 2006 年卢佳诺音乐节现场演出的萧士塔高维契第一号钢琴协奏曲为例,这里的钢琴在 Argerich 的弹奏下显得刚健果敢,充满冒险犯难的气质。这是什么意思?你得去听才能懂得。阿姬在录音室和现场演出的风情是完全两样的,这里,她潇洒而写意地演奏着,音乐被她赋予了神气,带着狂放和野性往前奔驰着。弹到高音时,颗粒铿锵,晶莹剔透,力量灌入下,呈现出坚实的撞击感。当速度放慢,琴音则显得圆润饱满,听来通体舒畅。左手徘徊在低音域时,那丰富的琴弦振动和着琴身共鸣,那些讯息都好清晰。缓板里的悠远深长,道尽了 Grandioso C1X 的精妙气质。弦乐奏出丝滑而透着丝光的弦声,那是可以勾人魂魄的。随后几声强力重击的低音和弦,就象是经过低回省思后的顿悟,又象是命运的叩门。

这曲子的编制特别,一架钢琴、一把小号,配上一个弦乐团。当小号吹响,那金属的、温暖的、带着金黄光泽的号声,温柔中透着几分坚毅。那是安慰吗?安慰谁呢?安慰我回去之后就此听不到这样的音乐,要我别陷入遗憾吗?不,听到第四乐章,开头那重量感十足的低音弦乐,配上那纷而不乱的疾走音乐朗声怒放时,我想,遗憾终究是免不了的了。

优异的速度、动态及瞬间反应


showimage (15).jpg我在 Joel Grare 的 Paris-Istanbul-Shanghai 专辑上,再度听见了什么叫做大气,什么叫做从容,什么叫做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我带的这张是 CD,可是,透过 Esoteric Grandioso D1X,可以做升频。胜旗原本的设定是 2 倍升频,在我使用Esoteric讯源的经验里,这样的升频效果很自然,对于坚持原汁原味的人来说,除了采用 Original 原始讯号外,亦不妨从 2Fs 的升频开始,体验 Esoteric 的升频技术。不过,放到这张专辑,我却选择将之升频成 DSD。这张专辑的动态很大,丰富的打击乐器,结合了民俗音乐、民族音乐、爵士风,音乐难以归类。不过,这张专辑若能放得活生,一切就对了。Esoteric 这几年的升频技术相当成熟,我每次使用他们家的唱盘,都会在原格式、2 倍 PCM 升频、DSD 间轮着听。升成 DSD 后,这张专辑听来打击乐更为凝聚立体,而且音场的前后层次更加分明,舞台稍微收小一点,但换得其他的好处,我很是喜欢。

我没想到,真没想到,Westminster Royal GR 的速度可以这么快。一点不拖,一点不慢,Grandioso C1X 搭配起还属于前一世代的 Grandioso S1 后级,不能采用他们引以为傲的 ES-Link 传输,只能透过传统的平衡式传输。但速度感、瞬态反应都让人满意。听打击乐,系统的速度一慢,利落感少了,就不够过瘾。这张专辑除了有大动态,还有快速度。Grandioso C1X 把这音乐里的激越和奔放都毫不遮藏的展现出来。

漆黑背景中浮现干净细腻又立体鲜活的人声


showimage (16).jpg像Tannoy西敏寺这种同轴音箱,放起人声总有种特殊的迷人腔调,一方面,那是 Tannoy 的韵味,一方面,来自同轴单元点音源发声的准确。听 Sarah Vaughan 在 1985 年的巴黎演唱会为例,完全清唱的「Summertime」,在她字句一吐出之时,那充满细节的、清晰的、立体的、富有画面的嗓音,充满说服力。没有任何的伴奏,全场鸦雀无声,Sarah Vaughan 充满抑扬顿挫和不断改变发声方式的多变唱腔,把人直带往 35 年前的巴黎现场。Grandioso C1X 的背景真是黑,黑的把舞台聚光灯聚焦在 Sarah Vaughan 身上的画面都透过声音还原了出来。让人不只听见她,更看见了她。「Just Friends」一曲里的拟声唱腔,活泼而逗趣。你总说西敏寺、总说 Tannoy 是英国浓郁风味,我也一直这么认为,但这时我要收回这样的论点。我所听见的这鲜活演唱和演奏,哪里是一句英国腔可以说清楚的。「Waves」一曲,音乐转慢,三重奏在旁轻声伴奏着,钢琴灿着漂亮的光泽,鼓组在旁不时骚动着,贝斯则轻柔地赋予节奏。Sarah Vaughan 的歌声形体和口型都清晰可见,那些句末的抖音,那些拉长音的喉韵,那些鼻腔和颅腔的共鸣,那些圆滑的转音,真要听过这张,才知道她有多会唱歌。或者,真要听过 Grandioso C1X 在这里张罗的一切,才知道 Esoteric 有多会做扩大机。

逼近音乐重播的高峰

这次胜旗之行,领教了 Grandioso C1X 的威力。那种堂皇大气的场面,醇美丰厚的质地,鲜明活泼的色彩,收放自如的动态,丰富清楚的细节,着实迷人。或许你要说,这些形容词,不也可以套用在其他的音响器材上吗?我没办法反驳你,我只能说,Grandioso C1X 所表现出来的堂皇、丰醇、鲜活、从容和细腻,是 Esoteric 最高水平的表现,也是逼近我所能想象音乐重播的最高境界。

若求超越的表现,只能等待 Grandioso M1X 抵台之后,我们再续说这个 X 世代的传奇。

器材规格

型式:前级扩大机
输入:RCA x2;XLR/ ES-Link x3
输出:XLR x2;ES-Link x2
输入阻抗:50kΩ/ XLR;68kΩ/ RCA
输出阻抗:30Ω/ XLR、ES-Link
尺寸:445 × 132 × 449 mm(主机);445 × 132 × 452mm(电源)
重量:20.2 kg(主机);29.0 kg(电源)
售价:1,530,000元
进口总代理:胜旗
电话:02-2597-4321
网址:
http://winkey-audio.com.tw/

 


推荐商家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