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查看:1849 回复:2
清澈模拟

它有种魅力,让你还想听更多 Vivid Audio Giya G2 落地音箱

[复制链接]
楼主
任谁第一眼见到 Vivid Audio 的 Giya 系列音箱,都定要惊奇:这音箱怎么设计成这样?我们印象里的音箱,若非平面振膜或号角音箱,多半是搭个方方正正的音箱,有的可能设计一点弧度,有的加上一点仰角,即便有些装饰有些变化,总不脱这个「可以想见」的型态。但是,Vivid Audio 打从一开始,就要让你意想不到。


 
Vivid Audio 最具代表性、也是他们旗下的高阶系列 — Giya 系列,正面看去象是水滴,上窄下宽,中下段圆滚饱满,上方则往后绕出一个圈,象是带着小丑帽的弄臣,又有几分从科幻片里跑出来的外星人身段,你要说它的样子具有卡通的人格,我也很难反驳你。Vivid Audio 的 Giya 系列音箱,让人一见难忘。
 
「型随机能」的教科书级范例
 


1651644067778014.jpg


不过,Giya 系列不是为了造型才做成这个样子。Vivid Audio 旗下包括 Giya 在内,及另外两个系列 — Kaya 和 Oval 系列,他们都有着与众不同的样子。这些设计,其实都可以被列为「型随机能」(form follows function)的教科书范例。

全无平行面,弭除绕射可能
 
Vivid Audio 认为传统方正的音箱箱体有多个平面并有直角转角,这些都会造成绕射。因此,他们家音箱设计的第一要务,就是消除这些平行面,让绕射干扰最小,进而使频率响应更自然平坦。这就是为什么 Vivid Audio 没有一对是方正的,甚至没有一对音箱箱体有平行面的缘故。
 
TTL锥状窄管负载技术
 
再来,Giya 系列那顶显眼的高帽子是怎么一回事?那其实是 Vivid Audio 的独家声学技术—锥状窄管负载(Tapered Tube Load, TTL)。因为音箱单元在工作的时候,不仅会向前发出声波,他的活塞运动还会产生反向的声波;向前的波是我们要的,向后的波是不要的,但若没有处理好,这向后的波还会干扰到单元的运动,进而劣化声音。因此,Vivid Audio 设计出一个往后逐渐变窄的导管,去吸收、消除单元背波,这样,单元发声就不会受到背波的干扰了。Giya 系列顶上那个环状体,就是中低音单元的 TTL 负载通道。


微信图片_20220504135844.jpg

微信图片_20220504135848.jpg


出自鹦鹉螺设计师Laurence Dickie之手
 
这么聪明的点子哪里来的?这就要提一点 Vivid Audio 的历史了。在 John Bowers 离世后,接替执掌 Bowers & Wilkins 的 Robert Trunz,携手首席研发工程师 Laurence Dickie,设计出令当时市场震惊,至今历时 30 年的长青款音箱 Nautilus — 鹦鹉螺。随着 Trunz 移民南非,遇到有意开创品牌的音响经销商 Philip Guttentag,在有经验的 Trunz 的协助下,2002 年成立的 Vivid Audio,更找来了 Nautilus 的设计者 Laurence Dickie 助拳。Trunz 和 Dickie 先是共同打造了 Bowers & Wilkins 的 Nautilus, 后再度合作开启了 Vivid Audio 的篇章。Nautilus 如何影响了后来的每一代 Bowers & Wilkins 音箱,出自 Dickie 之手的 TTL 技术也成为每一款 Vivid Audio 音箱的共同基因。虽然 2002 年才成立的 Vivid Audio 仅有短短 20 年历史,他们家产品的渊源却可追溯到 80 到 90 年代 Bowers & Wilkins 的黄金时期。(你知道 Bowers & Wilkins 在 1987 年推出,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甚至为许多音响迷所深爱的 800 Matrix 系列,也是 Laurence Dickie 设计的吗?)
 
复合材料制作箱体,刚性高却重量轻
 
那这个箱体又是什么做的呢?怎么能做成这样浑身上下尽是曲线,全无平面?Vivid Audio 认为箱体材质的硬度要高,这样箱体谐振才会低。为此,他们选用一种可用于船舶和飞机上的复合材料,质量轻但质地却很坚硬,这让 Giya 系列的音箱,虽然箱体刚性高,重量却不会很重。以高度 160 公分的旗舰音箱 Giya G1S 为例,它的重量也不过 80 公斤,高度约 120 公分的次旗舰 Giya G2 则只有 36 公斤。



微信图片_20220504135852.jpg


CDP技术消除金属高音的金属味
 
他们家音箱的单元除了搭载了消除背波的 TTL 技术,还以其他的学问。Laurence Dickie 偏好使用铝合金振膜,取其质量轻,刚性高。但金属振膜在盆分裂发生时会有其金属谐振,造成所谓听感上的「金属味」。一般的作法是为之加上阻尼材料以消除金属谐振,但 Dickie 认为这是妥协的作法,他提出釜底抽薪的作法,就是「不要让盆分裂发生」。怎么做呢?首先,他在高音振膜边缘加装一个碳纤维环,藉此强化高音振膜的刚性。再来,透过有限元素分析(finite element analysis, FEA)找到一个象是电力线或蜘蛛网自然下垂时的那个弧度,能让盆分裂发生的频率提高一个八度,这样,盆分裂就更不容易出现了。原厂称这个用于高音单元振膜的技术为 CDP(Catenary Dome Profile),这让 Dickie 可以大胆采用铝合金振膜,却不会让人听到传统认知上的「金属味」声音。

微信图片_20220504135856.jpg

SFM强力磁铁驱动
 
他们家单元的磁力系统也有学问。由于 Vivid Audio 音箱单元后面有 TTL 导管,因此,为了配合导管中央必须留有够大、足以导出背波的孔洞,磁铁还得做成像甜甜圈的形状,其体积受到相当的限制。小体积,还要达到足够的磁通量,Vivid Audio 采用了称为 Super Flux Magnet(SFM)的强力磁铁,以型号 D26 的高音单元为例,峰值磁通量为 2.5T,是一般的 25mm 高音单元的两倍。



微信图片_20220504135859.jpg


多孔设计的HVF音圈套筒
 
再者,既然他们要提高磁通量,那么磁铁与音圈之间的间隙就要越窄越好,否则就无法达到所期待的效果。可是当单元工作时,音圈在磁铁的磁隙之间进行高速活塞运动,其间的空气受到挤压会形成一种阻尼力道。理想的解决办法是在音圈套筒上挖孔,Vivid Audio 在音圈套筒上挖出许多孔洞,这些孔洞的面积几乎占了套筒表面积的一半。结果他们成功地提高磁力系统工作时的谐振点到可听闻的范围外,并压低 Q 值到几不可测的水平,甚至消除了当空气通过音圈套筒上的孔洞时所产生的噪音。原厂称这个技术为 HVF(Highly Vented Former)。


微信图片_20220504135902.jpg


铝铸造HAC框架
 
至于中音、低音单元的框架也有学问。Vivid Audio 指出,单元框架最大的两个问题,一个是谐振,一个是反射。为解决谐振问题,Vivid 采用铸铝框架,本身的刚性够,而且透过几何设计,提供稳固支撑。为解决反射的问题,Vivid 尽其所能的减少单元背后框架的反射面,让框架的支撑架极窄化。以他们家型号 C125 的中低音单元为例,它其框架厚度仅有 3mm 而已,从上方看去,框架仅占了单元振膜范围内10% 的面积;换言之,单元背后的空气有 90% 的空间可以往后发送出去。(能量再交由 TTL 技术及箱体阻尼来吸收。)如此一来,就不会有背波反射的问题。原厂称这个技术为 HAC(Highly Aligned Chassis)。


微信图片_20220504135905.jpg

RCCM背靠背低音与RCP导流反射孔
 
讲完了吗?还没有。低音部分还有要提的。先是他们的低音单元,在 Giya 系列上(以及 Kaya 系列的 K90 与 K45)都有称作 RCCM(Reaction Cancelling Compliant Mount)的低音配置设计,简单讲,就是透过将低音单元背靠背安置,令其作用力相互抵销,达到消除低音单元带来的振动问题。Vivid Audio 也透过低音反射式设计,求取更丰厚的低音。他们在 Giya 系列音箱两侧的低音单元旁,设计了一个微笑状的开口,称为 RCP(Reaction Cancelling Ports),透过与低音单元一样的对称布局,消除箱体对气流进出带来气压改变的反作用力。


微信图片_20220504135908.jpg

技术含金量高,Giya全系列共享技术
 
好了,终于说完了。Vivid Audio 的外观很别致,不太像音箱,更象是某种现代雕塑,再加上颜色多样可选,很容易给人一种金玉其外的印象,以为它是一株「空心菜」。不,事实并非如此。Vivid Audio 找来的可是设计过传奇经典音箱的 Laurence Dickie,他不是艺术家,他是工程师。他不是为曲线而曲线,为形状而形状,尽说一些风花雪月虚无飘渺的创作理念;他问的是声音,算的是工程数学,看的是测试结果,讲的是科学理由。所以,不是我囉唆,是 Vivid Audio 音箱确实含金量高。
 
Vivid Audio 的 Giya 系列现有四款,最大的旗舰当然是原厂的成名大作 Giya G1,现在则发展到 G1 Spirit(G1S),可说是第二代,接下来依序是Giya G2、Giya G3、Giya G4,后三者如今则进化到第二代的 Series 2。高度 160 公分的 G1S 还算得上是大型落地音箱,G2 以下就不显庞然了,当中最小的 Giya G4 才不过 1 米高而已。全系列的样貌都相同,单元配置也都是 5 单元 4 音路、低音反射式,完全的技术共享,让整个 Giya 系列都是旗舰,用家仅需根据自己的空间大小,选择最适合的 Giya 音箱即可。


微信图片_20220504135912.jpg



这次去胜旗试听的是二当家的 Giya G2 Series 2(后简称 Giya G2)。高音是型号为 D26 的 26mm 金属高音(Vivid Audio 在产品特性列表中仅说是 metal dome,但在技术陈述中却表示是铝振膜),负责 3,500Hz 以上的高频;中音则是一颗型号为 D50 的 50mm 凸盆金属中音,负责 880Hz 到 3,500Hz 的频段。一般的中音单元多用锥盆单元,但 Giya 的中音却是用凸盆中音。而中音与高音单元的前方还加上了灰色圆形开孔的保护罩,可以提供单元最妥善的保护。朝前发声的还有一个型号为 C125s 的 125mm 合金振膜中低音,用来衔接 880Hz 以下到 220Hz 的中低音域。至于位于两侧的低音单元,则是型号为 C175 的 175mm 金属振膜低音,负责 220Hz 以下的低音域再生。有意思的是 Giya 系列音箱的音箱线端子位于音箱底部,从背后看去,弧面曲线完整性仍高。

清澈模拟
沙发

  Re:Re:它有种魅力,让你还想听更多 Vivid Audio Giya G2 落地音箱

Esoteric Grandioso与darTZeel伺候

 
为了展现 Giya G2 的本事,胜旗摆出了豪华的阵势,讯源是堪称当今最好的 CD/SACD 讯源组合的 Esoteric Grandioso P1X 转盘及 Grandioso D1X 左右声道分离式解码器,外加一台旗舰时脉产生器Grandioso G1X;这个组合足以和任何当前市场上的顶级讯源相提并论。放大器方面,则是配上 darTZeel 新推出的 CTH-8550 MK2。

微信图片_20220504135916.jpg


darTZeel CTH-8550 MK2改款三亮点
 
CTH-8550 是我非常喜欢的一台合并放大器,它丰润、饱满、干净、利落、清晰且自然的声音,加上强悍的驱动力,让我试听后历时多年仍难以忘怀。不讳言,CTH-8550 一直是我心中的参考功放,意思是:若是 Hi End 功放,它需有 CTH-8550 的水平;若前后级组合上百万,它们当有不亚于 CTH-8550 的表现。如今,darTZeel 推出了 MK2。改在哪里呢?从外面看还真看不出来,机器长得一模一样,完全没变。不过,CTH-8550 MK2 与前代相比,至少有三处重要改变:第一,机箱改成 2.5mm 厚的铝合金机身,比先前的钢板机箱的抗电磁波能力更好。第二,内建的 MC 放大线路增加了 6dB 的余裕,面对低输出唱头时的适应力更高。第三,原厂重新设计了电源供应,使整体噪讯更低,进而让背景更黑、讯息量更丰富。这次藉试听 Vivid Giya G2 之机,顺道品尝一番 CTH-8550 MK2 的鲜美。
 

微信图片_20220504135920.jpg


奇了:金属振膜单元,却没有金属味
 
在这样豪华的阵容的支持下,再加上 Giya G2 自身达 169 万的高贵身价,其表现又岂能教人失望?(我不是看价钱说话,但多少有一点因为 CTH-8550 MK2 而心理上加分—我怀疑有哪对音箱配 darTZeel CTH-8550 会不好听的?)整体而言,Giya G2 的声音兼具了理性和感性,它具有清晰而丰富的细节,极高水平的定位感与音像的轮廓勾勒表现,音场展开自然而且没有拘束,音色自然且带一点点温暖。尤其是最后这一项,让人百思不解:怎么用上全金属振膜的音箱,可以这样没有躁感,没有金属味,而且还带着温暖与极佳的厚度?
 
或许这个问题的答案,一部分和其低音表现有关。Giya G2 的背靠背双低音设计,让它的低音听起来又饱满又丰润,如果你喜欢低音厚重一点的,Giya G2 的表现应该会对你的胃口。不过,他的低音虽然丰满,却不是扎实强悍,颗粒分明的。朝两侧发声的低音,能够推动足够的空气量,带来饱满的低音声能,手法却是柔和的,并非直接强击的。饱满丰富的低音,更可向上以八度泛音方式影响中、高频的表现。或许,这就是我心中疑惑的解答。固然原厂有 CDP、TTL 等技术,但我无法透过聆听音乐来建立起技术和听感表现之间的因果关系,只能告诉我所听见的:Giya G2 的声音是讨喜的,是容易欣赏的,是不带压力的,是容易让人亲近的。
 

微信图片_20220504135924.jpg


管弦乐动态变化掌握精准
 
刚到胜旗试听室时,里头正轻声放着 Herbert von Karajan 指挥柏林爱乐演奏理查史特劳斯的「阿尔卑斯交响曲」,是 Esoteric 出的 SACD 版本。这首曲子绝对是音响系统的大考片,音乐动态变化剧烈,在头尾的夜暮乐段,音量极轻,到了山顶时又得显出光辉灿烂,遇到暴风雨则又成了激烈狂暴的样子。好,我就来听它一回。经这一试,我庆幸没错过这首曲子。
 
Giya G2 个头不大,箱体容积有限,充其量只能算是中型落地音箱,但它发挥了高超的细节描绘能力,梳理出清晰的舞台画面。各声部此起彼落的合奏,以及理查史特劳斯所营造出来的复杂对位,都解析地清清楚楚。序奏里低音管和弦乐器轻柔地奏出夜暮动机,随着旭日东升,山景渐显,由铜管吹出的山的动机蠢蠢欲动。这一整段音乐,都在看音响系统如何处理微动态,Giya G2在这方面显然是高手,低音量下的解析力出色,把那些斑斑细节都交代的明明白白。
 

微信图片_20220504135927.jpg


到了日出乐段,太阳动机光辉灿烂,热烈激昂。从一开头到这里,才短短 3、4 分钟,音乐动态变化幅度惊人。这时,Giya G2 把铜管的激昂表现得十分到位,会不会刺激?会不会尖锐?会,但那不是 Giya G2 的问题,那是音乐本身就是这样。你看日出不是也要戴上深色墨镜吗?这里作曲家和指挥家要制造出来的就是那耀眼的日光,光辉烈烈。
 
大音压下场面依旧稳定,画面层次清晰
 
可音乐一转,进入登山乐段,低音弦乐卖力奏出登山动机,弦乐声绵密厚实,哪个人爬山可以轻松的?这乐段连续发展后,铜管吹出峭壁动机,后方还有狩猎号角吹响,唉呀,好一幅森林的景致。胜旗这试听室空间不小,可以容纳相当的声音能量,我音量开的大,CTH-8550 MK2 被我转到 -9dB。(代理商跟我说他们自己测试时,大概开到 -10dB 左右,音乐的讯息就什么都清楚了;这与我的经验相仿。)不过这里没有太多软质吸音的布置,仅有地上的长毛大地毯,或者是皮沙发一张而已。但我却在这样的音量下,始终未见刺耳噪音。或许胜旗空间不错,但我更认为 Dickie 在 Giya 系列音箱上下的功夫,确实奏效。
 
登至山顶,那恢弘庞然的气势俨然显现于前。长号领军以庄严肃穆的腔调奏出太阳动机,弦乐更添上了辽阔景致在灿烂阳光的照射下所展现的使人动魄震撼的美丽。Giya G2 让悲歌乐段里的双簧管声线清晰且定位明确,那个轮廓与形体实在杰出。只闻弦乐与木管交相轮奏,低音弦乐慢慢涌现,音乐从悲凉转而使人忧惧。随后,音乐在小提琴的长音下,木管时而奏出短小的圆滑音,那是暴风雨前的宁静。鼓声预示了远方的雷鸣,接着是狂风暴雨的来袭。风鸣器刷动,转出了诡异的风声,乐团强而有力地奏出狂野的合奏,打击乐在后帮衬,把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场景描绘地甚是生动逼真。
 

微信图片_20220504135931.jpg


兼有理性与感性的声音
 
Giya G2 在表现大编制管弦乐时,所能给予的动态和规模感比你想象的都大。再以 John Williams in Vienna 这张专辑为例,在电影「虎克船长」的「Flight to the Neverland」一曲当中,简单的主题,在老大师的巧手编织下,一波又一波,一层又一层,每一轮出现都有变化,让人目不暇给;John Williams 尽其所能地把整个乐团都用上了。弦乐的织体绵密,小提琴则细致清丽光泽耀人,打击乐热闹纷陈,鼓声力足而颗粒饱满,木管点缀出色彩层次。Giya G2 清晰的画面感,把曲中诸般表情都说得生动热烈,而且还能层次井然,音色质地真切温暖,不吵不躁;这就是我前面所说说,Giya G2「兼有理性和感性」。
 

微信图片_20220504135934.jpg


高音有厚度且延伸充足
 
在「第三类接触」的节录曲中,这首经过重新编曲的演奏会版本,前段是外星人来访和 UFO 母船降临的主题,音乐前卫而现代,维也纳爱乐的合奏能力超绝,Giya G2 以清晰透明的画面,把这段音乐的精彩耙梳得清清楚楚。开头的小提琴尖冷的声音,引导出科幻的气氛,低音弦乐涌出,音乐从极微弱渐次高张,乃至声能炸裂。至此,我要夸一下 Giya G2 的低音域表现,它把低音号、低音弦乐的线条书写得好清楚,那是有厚度又有线条的低音。短笛的呼啸尖锐却不致刺耳,保有短笛的声音本质,也呈现了乐曲所欲营造的气氛。我又要夸了,这里要夸的是它的高音,那是有厚度的高音,延伸很充足,光泽与色彩都丰富,但是那是有厚度的声音,是不刮耳教人难耐的。随后导入一段道别的主题,那是浪漫而柔美的弦乐,John Williams 这时又化身成了后期浪漫巨匠,那是一种出自理查史特劳斯、华格纳的腔调。音乐一层一层推涌而上,弦乐的织体密度甚是绵密,铜管吹出五个音符的动机,把音乐带往高潮。好精彩啊,John Williams 太厉害了,写这么好的音乐;维也纳爱乐太厉害了,演奏的这么完美;Vivid Giya G2 太厉害了,把这段音乐重播的这么引人入胜。
 
低音丰富却宽松,包围感更甚于冲击感
 
至于「紫屋魔恋」的主题乐,经过 John Williams 的改编,由独奏小提琴负责主线发展,在这场音乐会里,担任独奏的是 Anne-Sophie Mutter,这是她在「Across the Stars」专辑后再次与老大师合作。主奏的小提琴强悍而充满表现力,时而显出吉普赛风情,时而又操持着普罗高非夫的腔调。琴音扎实,饱满中还见凝聚,声线清楚明朗,即便奏至高把位,仍维持着理想的厚度,不见刺激生硬。大鼓落下时富有重量,听感上则显宽松更甚于冲击感,让鼓声好似空气一般从前方慢慢席卷过来,这种特质很适合表现古典音乐中的鼓声。
 
钢琴琴音饱满扎实,还带微微温暖与甜润
 
Vivid Giya G2 放起钢琴来也着实好听。以 Martha Argerich 在 2006 年的卢加诺音乐节现场,演出萧士塔高维契第一号钢琴协奏曲为例。这首曲子名为钢琴协奏曲,实为为钢琴、小号与弦乐团所作的协奏曲。钢琴在简短的琶音导奏后,开门见山地奏出引子,先是一段诙谐的下行,然后就是浪漫的旋律。在经过弦乐的反复后,钢琴以戏谑的姿态再现,这才把第一乐章的精神给说了出来。钢琴琴音扎实饱满,带着微微的温暖和甜润,那可真是好听的钢琴。低音和弦压下时,重量十足,琴音往高音探索时,敲出坚实的音粒且声韵灿烂。别以为 Giya G2 用的是金属振膜单元,就一定有「金属味」,它发出的声音非但不显金属味,甚至还带着温暖厚实的质感。
 

微信图片_20220504135937.jpg


第二乐章速度慢了下来,先是弦乐奏出抒情而浪漫的歌调,小提琴在高音域走着,低音弦乐轻柔和声。这时,小提琴显出一派丝滑细致的气质,而低音弦乐则显出厚实的声音;Giya G2 把两声部的声线勾勒的清楚明白。接着琴音以优雅而沉稳的姿态步入,当音乐拔到高点后,随即一段堕入深处的低音和弦。Giya G2 不追求超越体积的低音表现,而是尽力做好本分,这段左手的和弦听起来重量、深沉都够,而其清楚解析出来的琴弦振动质感,则把我们带往了钢琴面前。至于这里的弦乐,其织体真是绵密扎实,小号的音色则是温暖灿烂中带着水润质感,随着音乐而展现出不同的性格。言至于此,我不禁想问:虽然 Giya G2 的用家,拿来搭配的放大器肯定不俗,但若不是 darTZeel CTH-8550 MK2,还能不能这般从容,这般丰富,这般甜润,这般细致呢?或许是,但肯定会是不同的风貌。
 
听得清楚的声音纹理,歌手形貌活生立体
 
表现人声也是 Giya G2 的一大强项。它具有良好的解析,能够把人声演唱的诸般细节清楚地表现出来,却又不光是给你许多唇齿音、口水声,而是以一种鲜活的手法把歌唱给演活给你看。听 Diana Krall 的 Love Scenes 专辑,当中的低音提琴拨奏颗粒饱满,质地柔韧偏于软调,Diana Krall 的歌声凝聚有形,而且活生感很好。Giya G2 勾勒声音的线条与形体轮廓的能力是很高明的,在听管弦乐时,可从其表现独奏木管时的表现得知其线条描绘的能耐,到了人声专辑,更显出这本领的过人之处。Diana Krall 的声腔变化,当她让声音在喉头打转时,唱腔重在唇齿部位,较少的体腔共鸣时,那声音的纹理细节听起来好生清楚。充足的讯息建构出来丰富的细节,结果就组织出一个鲜活立体、有血有肉的歌手形貌。你喜欢听这样的人声吗?Vivid Giya G2 你得听听看。
 

微信图片_20220504135941.jpg


歌手的情绪与特质表现得鲜活真切
 
在播放流行、摇滚之类的音乐时,Vivid Giya G2的表现能带给你热力四射的演出,强壮饱满的节奏和奔放多彩的电吉他,都是让人high起来的要素。以「A Star Is Born」的电影原声带为例,Vivid Giya G2 把 Bradley Cooper 所唱的「Black Eyes」当中,那狂放不羁的气质都表现出来了。鼓声壮硕饱满,钹声清澈响亮,Bradley Cooper 压抑而略带砂质的唱腔,在力量贯出的歌唱下散布着浓烈情绪。至于 Lady Gaga 演唱的「La Vie en rose」,这首香颂被她唱的强悍而坚毅,活像百老汇音乐剧。唱到高亢处,声音能量充足,在 Giya G2 的重播下,那扎扎实实的声腔,足能触动人心底深处。「Out of Time」里面的鼓棒敲击打得响亮清脆,我原本预期金属振膜单元的 Giya G2 可以发出更脆亮的声音,结果它却给了更粒粒分明的声响。听那个张狂的电吉他,配上浑厚沉重的鼓声,那个蓝调的魂魄在燃烧,烧得周围都热起来了。

清澈模拟
2楼

  Re:它有种魅力,让你还想听更多 Vivid Audio Giya G2 落地音箱

微信图片_20220504135944.jpg


还有一个让人意外的是口白片段的表现。这张原声带把剧中对白也节录进来,让人边听歌曲边回顾电影情境。Giya G2 把那些口白鲜活地重现出来,嗓音既有厚度又有肉感,而且音像立体清晰不松散。这只是两声道音箱,而口白的结像却清楚的象是有中置音箱一样。如果你家客厅摆一对 Giya G2,不装剧院也没关系,追剧看戏时,Giya G2 足能把故事说得更清楚,更有身历其境的感染力。
 
它有种魅力,让你还想听更多......
 
很多人看到 Vivid Audio Giya 系列音箱,总是把焦点停留在它们特殊的外观上。但就像我前面所讲的,Laurence Dickie 是基于种种声学上的理由,才设计出这样的 Giya 系列。所以,收起那些先入为主的判断,别以貌取人,一切评判都请先听过再说。无论先前在音响展里听过多少次 Giya 系列,在胜旗试听室待了一个下午,我才敢说,稍微认识了这对 Vivid Audio 次旗舰款的 Giya G2。如果可以,我还想听更多,想听它播放马勒交响曲,听它播放魏多的管风琴交响曲,听它播放威尔第的阿依达,听它 ......。
 

微信图片_20220504135947.jpg

 
器材规格 
Vivid Audio Giya G2 Series 2
型式:4 音路 5 单元低音反射式落地音箱
单元:高音 26 mm 金属振膜高音(D26)、中音50 mm金属振膜(D50)、中低音 125 mm(C125S)、低音 175 mm低音(C135)x2
灵敏度:89 dB(@ 2.83 V/ 1m)
阻抗:6 欧姆(最低 4 欧姆)
频率响应:33 – 33,000Hz(- 2dB)
分频点:220、880、3500
最大承受功率:800 W
尺寸:1161 x 341 x 578 mm (HxWxD)
重量:36 kg


登录后才能回复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