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让人回味再三: 家登音响试听Vienna Acoustics Liszt

作者:戴天楷 阅读数:248 发布日期:2021-02-16

摘 要:驱车从成功路转入民权东路六段,两旁多是新建住宅大楼,这里远离了商业区,仅有零星的餐厅与店铺。

showimage.jpg


驱车从成功路转入民权东路六段,两旁多是新建住宅大楼,这里远离了商业区,仅有零星的餐厅与店铺。再往前就是民权隧道,过了隧道,会遇到捷运文湖线,捷运沿线才是内湖的精华地带,商业活动最繁茂的地方。不过,就在这暂离喧嚣之处,有一间音响店,对我来说既陌生又熟悉,那就是家登音响。

我刚入行时,第一次出外烩任务,就是去家登音响;那一次我紧张的很。外出试听,只有一次机会,不像器材送来编辑部,可有几周时间相处,慢慢摸索找出特性。外出试听,判断得准,记述得准。我还记得,那次主编治宇不放心,还自动请缨陪着我一道来,和家登打个招呼。想到那时候的菜样,似乎还嗅得到那股菜味。

那是我第一次去家登,所以我说熟悉。不过,当时的家登还位于民生小区,他们开店不到两年,就毅然搬到现在的民权东路店址。更大的空间,运用的弹性更多,音响表现更好,连生意也拓展开来了。「回想起来,我每一次决定得都很快。一找到店面,就跟公司提离职,结果就从代理商业务变成自己开店。一看到这里,我就决定把店搬过来。」家登音响的主事者何家达这么说。

现在的家登,营业范围更广,经手的品牌更多。店里陈列的不仅有商品,所有的设备也都是展示的一部份,就连厕所也是。摒除开放空间里的陈设,主要的试听室有两间,一间以家庭剧院和相对较低价的两声道系统为主,另一间则是展示Hi End器材。因为展示的器材有别,空间的规划也不一样。剧院那间结合环控系统,因此包括灯光和窗帘都是展示项目;Hi End音响那间则强调空间声学处理,以发挥器材最佳的音响效果。家登新店,我则是初次造访。


showimage (1).jpg

 

像钢琴之王李斯特致敬

我来家登的任务,就是来试听 Vienna Acoustics 的次旗舰落地音箱Liszt。你会不会觉得奇怪:原厂所要致敬的对象—19世纪伟大的钢琴家与作曲家 Franz Liszt —是匈牙利人啊!李斯特在世时待在维也纳的时间也不多,怎地以他为名呢?在 Concert Grand 系列里 Haydn、Mozart、Beethoven 等都在维也纳发展过,且此三人均是维也纳古典乐派的代表人物,以他们三个来命名毋庸置疑。嵌入式音箱以 Strauss 来命名,也是对圆舞曲之王的致敬。怎地冒出一个匈牙利人呢?

唉,因为我们都是「外国人」,所以才不懂。对奥地利人来讲,19 世纪时维也纳宫廷掌权的范围是奥匈帝国,可是连同匈牙利在内。难怪乎,他们以Liszt为名的次旗舰落地音箱,列为 Imperial 帝国系列。至于旗舰系列的 Klimt 又是谁呢?当然是画家克林姆(Gustav Klimt),最贵的两对音箱 The Music 和 The Kiss 都是克林姆的知名画作。

产品的命名实在有学问,型号品名起的好,可以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甚至产生某种意象的投射,让人未见其物,也能明其内涵。厂家多以产品类别和性能为命名逻辑,只是各家逻辑不同。有的厂家则另有一本姓名谱,Vienna Acoustics 就是这样。Klimt、Liszt、Beethoven、Mozart......,这些名字真好不是?

Liszt 虽属 Imperial 系列,非与旗舰 The Music 同属一个系列,Liszt 的设计却直逼旗舰,一身本领都是跟摆在一旁的 The Music 学的。几乎可说,Liszt 就是 The Music 的缩小版。

分体式模块化音箱,可旋转调角度

Liszt 跟旗舰 The Music 一样采分体式音箱,中高音为独立音箱,与低音分离安置。上、下两个音箱之间则以精密的铝合金转轴机构加以隔离,可避免箱体震动相互干扰,并可左右旋转调整角度,实现最佳的聚焦成像。且转动为无段式的,使得调整聚焦角度更为精准。一般音箱要调toe in都得移动整支音箱,我们都有经验,音箱要是重一点,移动总是费劲。Vienna Acoustics 在高阶款上,设计了可旋转调整的中高音模块化箱体,让调整内倾角成了再轻松不过的事。


showimage (2).jpg

 

蜘蛛振膜同轴中高音

Liszt 的中高音为同轴设计,高音为一颗 1.2 吋(约30mm)的丝质软半球高音,以钕磁铁驱动,振膜表面涂有特殊的阻尼物。高音前方设有一个金属网格的保护罩,且其罩上的开孔有助于高音的扩散与投射距离。原厂大方表示,这个高音历时 2 年的研发,是 Vienna Acoustics 近年来最好的高音单元之一。

围绕在高音周围的中音单元十分特别,一般的单元多为锥盆设计,但 Vienna Acoustics 却开发出平面振膜的中音。该平面振膜的材质为 X3P 聚合物混合玻璃纤维制成,更特别的是振膜背后再加上了特殊的「蜘蛛」(Spider)支架,兼收振膜本身的轻质量,与蜘蛛支架的高强度特性,能以适应剧烈的活塞运动,并具备快速的瞬时反应与高解析力。

这个 6 吋中音的磁力系统同样为钕磁铁驱动,搭配 50mm 的音圈,更利于精准的单元运动。Vienna Acoustics 将中高音设计成同轴,使得中音和高音的时间相位得以一致,结像更为清楚。而中高音箱体背后亦有一个专属的反射孔,用以调节箱体内的气压,使其反应更为快速;这也是取经自旗舰 Klimt 系列的设计。


showimage (3).jpg

 

三颗蜘蛛振膜低音

下方的低音音箱,搭载 3 颗 7 吋 X3P Spider-Cone 低音锥盆单元,振膜材质同样采取 X3P 聚合物,背后也具有「蜘蛛」支架,兼具质轻与高强度特性。而这 3 颗低音单元又分别装载于两个独立腔室,最上方的低音单元使用一个独立的腔室,下方两颗低音则共享一个腔室。而这两个腔室又各自有其独立的低音反射孔。此一设计可使低频向下延伸更好,又能平顺地与中音衔接,并保有速度与流畅感。


showimage (4).jpg

 

严选零件制成的分音器

在分音器方面,Vienna Acoustics 向来坚持简单至上的原则,采取相位飘移较小的一阶或二阶滤波线路,输出也仅有一组音箱端子。可是,他们在意所有零件的质量,因为分音器上这么多的零件,每改动一个,都会影响声音,其组合千变万化。他们照着科学的计算,然后经过反复试听,才定案每一个零件。例如他们选用了昂贵的精选电容,误差低于 1% 的金属氧化皮膜电阻,其中所用的空心电感则是他们以自己开发的制具绕制而成的,其误差更低于 0.7%。而且,他们连连分音器上零件的布局都要计较,因为这也会影响声音。


showimage (5).jpg

 

误差小于 0.3dB

音箱底部为厚实稳固的底座,由金属支架与大型脚钉构成。单组的音箱端子,采用特殊的合金配方制成,传导效果更好,且更大的端子较一般端子更易施力旋转。端子上方的金属铭牌上除了标注相关信息外,更加上一个作曲家 Franz Liszt 的剪影,向作曲家致敬的意味不言而喻。原厂也强调,所有的Liszt都是在位于维也纳的工厂手工制造的,每一支音箱的误差不超过 0.3dB,如此误差几乎可忽视不计。


showimage (6).jpg

 

调整内倾角好方便

这样一对来自音乐之都维也纳的音箱,还以李斯特为名,究竟能有怎样的表现?何家达为 Liszt 搭配的扩大机是 Burmester 099 前级配 911 后级,讯源则备了 Burmester 061 上掀式唱盘以及 Lumin 的次旗舰串流播放器 T2,一旁还有 VPI 的 Classic 唱盘;模拟与数字,实体与串流,全都备齐了。我带了 CD 来,随身的 Macbook Pro 也可以当作 Roon Core 操作串流播放,这样就可以从心所欲地放音乐。太好了,家登果然专业!




 

初始,阿达让整支音箱略略内倾,没有调中高音模块的角度。这时,声音结像已然不错,结像与质地比较宽松,听起来没有压力。我试着调整中高音模块的内倾角度。我在Tidal里找到 Ella Fizgerald 和 Louis Armstrong 的对唱专辑,这是 1956 年的单声道录音,没有立体声的音场干扰,我可以更清楚地抓左右平衡与结像的立体感。经来回调整后,最后定案于让音箱投射到我肩膀外侧约 20 公分处,这时,结像更有实体感,再内倾的话,声音就太浓太饱了。每个人对声音的认知不同,调音摆位没有标准答案,端看个人喜爱。


showimage (11).jpg

 

人声清晰而立体

showimage (12).jpg这时,Ella Fizgerlad 甜美的声腔,与 Louis Armstrong 厚实沙哑的嗓音,清晰而且立体。Vienna Acoustic Liszt 的中频真迷人,温暖厚实还有解析,那些个人唱腔特质,无不显露,又不会过于刺激。这是 96kHz/ 24bit 的 MQA 档案,高解析档案会刮耳吗?会尖瘦吗?会有数位感吗?家登这间试听室有做声学处理,音箱背墙和天花板都有扩散与吸音,地上铺设地毯,聆听座位的后方不是硬墙,而是放着书柜,每一格都摆着东西,书柜后方还藏着吸音棉,大大减少了反射音。透过声音富有模拟感的 Lumin T2 播放,这里的数字符串流,一点都不数字感。「Can’t We Be Friends?」一曲开头的钢琴,音粒饱满温暖,充满木头的质感。贝斯同样是饱满的,背后的鼓组轻敲,铜钹细碎的金属震颤,听起来舒服极了。在「They Can’t Take that Away from Me」当中,Armstrong 唱到「The way you sing off key 」时,声音一沈,那回荡于喉头的低音真是迷人啊!



绵密强韧的声音质地

showimage.png同样是人声,同样是单声道,换听 Maria Callas 演唱 Umberto Giordano 的歌剧「Andrea Chenier」里的咏叹调「La mamma morta」。由大提琴揭开序奏,又沈又缓地奏出哀伤的曲调,才慢慢带出 Callas 的歌唱。女主角因事故失去了家人,目睹了母亲为救她而死,念及于此,悲从中来,歌曲从深沈哀痛的音调开始,愈唱愈激昂,Liszt 不仅勾勒出那清晰又具体的大提琴声声哀鸣,更把 Callas 所唱出的哀愁表现的好生感人。那些动人的因素就在于细节、质地与动态。Liszt 赋予了绵密强韧的声音质地,声音织体的密度让歌唱更像是从人唱出来的,那是人的声音,是有生命的。这与前面听 Ella 与 Louis 的歌唱时的迷人原因一致。但这里,更多了动态。歌剧之所以迷人,之所以能让你在明明听不懂歌手在唱什么,依然为之感动,就在于咏叹调里那起伏的动态。扁平的声韵难以让人有共鸣,声量的变化、音域的起伏,才构成了音乐美丽的原因。Liszt 唱出的 Callas,那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岂能不迷人?

 

温润音色迷人,钢琴富有重量

showimage (13).jpg既然型号是 Liszt,我就来听 Liszt 吧!放上 Alfred Brendel 演奏的 B 小调奏鸣曲。如果要我选一首李斯特最伟大的作品,那定是 B 小调奏鸣曲;如果要我选一个最喜爱的B小调奏鸣曲版本,那就是 Brendel 这个 1991 年的 Philips 版本。这不是一首炫技的曲子,不像梅菲斯托圆舞曲或超技练习曲那样,作品本身就充满野性美。B 小调奏鸣曲极富哲思,架构雄伟严谨,从架构中了解乐曲,从而探究和声与音色的运用,它带给人的聆听乐趣,是深邃而奥妙,且发人深省的。从来少有人把 Brendel 视为技巧派的钢琴家,但若真认识他,就会知道他的技巧绝非泛泛,这首 B 小调录于他 60 岁的时候,正值艺术境界颠峰。听他以高度独立的手指,弹出清晰而全无含糊的琶音、震音与快速音群;听他深思熟虑地奏出明确的声部分离,听他在踏瓣以及手部力量运用的巧妙交织出奇幻的音色。我坐在家登试听室里,几乎听完了整首 B 小调奏鸣曲。我已经不在乎音箱是不是叫做 Liszt 了,我只在乎听见的演奏实在美妙,那重现出来的钢琴形体与重量,和弦的丰美声响,用力敲击琴键带来的瞬间冲击感,把 Brendel 的录音,重播的迷人至极;那种感动,甚至不是什么重回现场所能比拟的,那是涉入音乐、沈浸其中的妙境。

重现精准的音场,动态收放自如

showimage (14).jpg至于 Liszt 在大编制管弦乐上的表现,就以 Krystian Zimerman 担任钢琴、小泽征尔指挥波士顿交响乐团的李斯特第一号钢琴协奏曲为例说明。在悉心调整中高音投射角度下,它可重现出精准的音场,开放却不松散,舞台和乐团得以舒展,宽度和深度都得以拉得开,却能兼顾独奏乐器的形体与定位。青年时期的 Zimerman 就以了得的琴艺驰骋江湖,在这首协奏曲里,李斯特设计了许多快速的琶音,营造出华丽的色彩感,是感官刺激强烈的作品。单是第一乐章,那丰富的音色,变幻万千,让人目不暇给。Liszt 既以 Liszt 为名,背后铭牌上还有李斯特头像剪影,自然不能漏气。Liszt 能够充分表现出钢琴的重量感,在低音域探索徘徊时,那清晰干净的低频,把那些低音域的琴音细节表现的清清楚楚。它所配的单元尺寸并不大,3 只 7 吋的蜘蛛振膜低音,竟有这般高质感的低音表现。而这首曲子里激烈的动态起伏,更让 Liszt 有了施展的空间。前面讲它在人声动态表现上厉害,这里听见的是整个管弦乐团的动态,那动静之间的收放,把音乐奏的激昂又热情。

第三乐章那曾被 19 世纪名乐评汉斯力克讥讽的三角铁,清脆细碎,光彩真是漂亮,轻柔还要清楚,有实体感还要有扬起的泛音,那个 1.2 吋的高音确实功不可没。而这里,我也见识到 Liszt 的微动态表现。它表现那些低音量的微弱声响时,可以清楚明白,毫不费力。或许,我也该给 Burmester 的 099 与 911 记上一功,它们干净透明的声底,忠实地、不遗漏地表现出那些丰富的讯息,丰沛的驱动力带来从容不迫的动态反应。

低音惊人,气势惊人

showimage (15).jpgVienna Acoustic Liszt 的低音表现,不只是清楚,也够深沈,深沈到我觉得它可以在更大的空间里施展。以立陶宛管风琴师 Iveta Apkalna 在高雄卫武营音乐厅的管风琴录音为例,自从我听过这张录音之后,兹兹念念地,一直想能亲赴卫武营听管风琴的现场演奏。这张唱片里,Apkalna 选了两首管风琴交响化的重要推手 Charles-Marie Widor 的第五号交响曲,以及 Louis Vierne 的第三号交响曲,在卫武营的管风琴上,这两首曲子得到极佳的发挥。听那缤纷多彩的音色,又听得那震撼又深沈的低音,若不是空间受限,我还想把音量开得更大声一点。Widor 第五号交响曲的第一乐章后段再现的主题,一面有着中高音域的旋律,底部还衬着低音的对位,那层层袭来的声浪,震撼力十足。第二乐章的表情是「如歌的」,中高音域的旋律确实充满歌唱性,但是深沈和缓的低音铺陈于下,架构出稳固的声响建筑。到了第三乐章,低音更沈更猛,这下,我真服气了。Liszt 的低音表现确实优秀,有量,有质,有深度。

要重现管风琴的壮丽,绝非易事。Liszt 在第五乐章的表现也是精彩极了。这是我最喜欢的管风琴触技曲,短短 5 分多钟的音乐,一层一层地反复着主题,似乎简单,却又复杂。虽然没有形式上的变奏,但透过和声的改变,加上对位的变化,以及音域的移转,创造出瑰丽无比的音画。我着实意外地能在 Liszt 这样体型的音箱上,听见这般雄奇而绚烂的触技曲。

清楚勾勒轮廓,明白重现细节

showimage (16).jpg听 Kyrie Kristmanson 的 Pagan Love 专辑,在「Song X」一曲里,没有别的旋律性乐器的伴奏,就是 Kristmanson 的清唱,配上拍手、弹指与打击乐的节奏。歌手的嗓音直接,带着绵密饱满而温暖的质地,轮廓清晰,转音和咬字的发声细节都明明白白。更精彩是那些打击乐还有拍手和弹指,每一个发声都清楚而且利落,鼓声按照乐器不同而异,大鼓的力道和颗粒感尤其突出,Liszt 传达出的鼓声干净,却又不至于收得太紧而少了韵味。在专辑同名歌曲「Pagan Love」中,那干涩的拨弦乐器质感直接。至于贝斯,录得颗粒庞大,又得其低沈的听感。「Talk」一曲开头是贝斯的拨奏,这里的低音颗粒感十足,而且又深又沈。我好像连着几段都在夸 Liszt 的低音表现?真的,你得听看看,真的优秀。




推送出厚实绵密的音乐织体

showimage (17).jpg虽然 Vienna Acoustic 的音箱向有着温润的特质,像我这种古典音乐爱好者,听来真是满意极了。倘若偶尔要热血一下,它仍可胜任。以 Guns N’ Roses 的「Don’t Cry」一曲为例,铺陈了两分钟的抒情演唱,在歌曲中段终于炸裂,张扬狂野的电吉他,把说不出口的情绪都表现了出来。爱,有多难?情伤,有多痛?都在这里。声底温厚,稍微收敛了一点戾气,却又多了几许抒情。同样的抒情摇滚经典,「November Rain」,开头的鼓声,录的又饱满又有力,十足的阳刚。合成器加上弦乐,配上电吉他,交织出交响化的音响,那恢弘的气势,像是想把整个世界都给妳的深情,可是此情不待,这有多苦呢?Guns N’ Roses 知道,Liszt 也知道。尾奏的那段电吉他solo,配上鼓声与和声,那种厚实绵密的织体,简直是黑洞,直把人吸进去。你想试试看 Vienna Acoustics 唱摇滚的风采吗?告诉你,真的好听。记得,来家登听的时候,把音量开大一点,让音乐把你包围起来。

让人回味再三

离开时,我饮尽杯中最后一口水洗哥斯达黎加的咖啡,冷掉了的咖啡,少了热饮时伴随蒸腾热气而散发出来的奔放果香,那柑橘类的香气渐被葡萄酒与可可的滋味取代,在口腔中溢漫,吸一口气,香味从口腔中传到了鼻腔后段。喝咖啡的每一个阶段,都有不同的滋味,但是,好的咖啡,余味总是让人回味无穷。音响也是这样,Vienna Acoustics 的 Liszt,充分展现了原厂对音乐重播的理念,他们要把聆听者带得更靠近音乐。当你亲近了音乐,那些感动会存在心底,让你回味无穷。


showimage (18).jpg

 

器材规格

Vienna Acoustics Liszt
型式:4 单元 3 音路低音反射式落地音箱
频率响应:28 Hz ~ 25 kHz
单元:7 吋 X 3P Spider-Cone 低音 × 3,6 吋 Flat-Spider-Cone 中音 + 1.2 吋丝质软半球高音同轴单元 × 1
灵敏度:91 dB
阻抗:4 欧姆
建议扩大机功率:50 ~ 400 瓦
重量:88 kg / 对
尺寸:1210 × 295 × 435 mm(H × W × D)
售价:735,000元
代理商:卡本特
电话:02-2345-3199
网址:
www.cpt.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