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查看:158 回复:0
发条木耳朵

严谨制作,大器天成,德国金榜Canton Vento 896.2

[复制链接]
楼主
拥有40多年的德国CANTON金榜,品质上依然坚持欧洲对产品进行设计、研发以及制作。承着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更有手工制作的音箱产品。凭借着高性价比、丰富的产品线以及过硬的品质,让金榜屡屡斩获各种音响展的奖项,它不仅仅是德国最大的音箱生产厂家,更是欧洲销量最好的音箱品牌之一!金榜更是一个与时俱进、不断创新的品牌,至今为止已经研发并生产了超过一万个产品,对器材原件和材料的不断研发创新,让他们的产品性能一直保持在行业内最佳。

Canton自从1972年创立以来,技术实力一直走在领先地位。他们早在1989年就建立了自己的无响室与电脑分析设备。1995年就推出DSP主动式喇叭。现役产品则大量导入finite-element analysis电脑模拟辅助设计,大幅改良了喇叭箱体与单体的结构,有效提升了单体长冲程运动时的线性表现。

Canton喇叭的另一个特点是「超值」。因为生产规模够大,研发与制造成本得以分摊,所以Canton喇叭的超值程度往往超乎想像,具备越级挑战竞争对手的强悍实力。这次介绍的Vento 896.2 DC落地喇叭,就是最能代表Canton顶尖技术与超值本色的最佳范例。


箱体共振极低

在Canton的众多产品线中,Vento是等级仅次于Reference K旗舰的系列,本次介绍的896.2 DC,则是Vento系列等级最高、体积最大的型号。Vento首度推出于2005年,最初的型号是809 DC,当时的低音反射孔是设置在前障板。后来进化为890 DC,低音反射孔移至箱体底部。接下来再进化为890.2 DC,高音单体改采陶瓷振膜。现役的896.2 DC,则是进化幅度最大的一代,从箱体到单体设计都有显著改良。以下就先从箱体开始介绍。


从外观检视,896.2 DC单支喇叭重达30公斤。这个重量显然来自于扎实的箱体设计。896.2 DC的水滴状箱体并不是MDF材质,而是由成本更高的多层夹板加压弯曲黏合而成,对抗共振的能力比MDF更为优异。Canton还在箱体内部设置了繁复的补强框架,并且在箱体内壁加上了抑振阻尼。
实际测试时,的确可以发现即使大音压播放,896.2 DC的箱体共振依然极其轻微,喇叭箱体要达到这种水准,通常要用上特殊复合材料才能达成,一般MDF箱体很难办到,可见896.2 DC箱体结构之扎实。

▲上图其实是上一代的低音单体图,896.2 DC使用的最新版本单体框架上已经看不到任何螺丝。
钛合金中、低音振膜

再说896.2 DC的单体,在介绍之前,我必须要先强调,许多人一看到金属振膜,就直觉联想到冷硬刺激的声音,这其实是不正确的误解。金属振膜有坚硬、稳定、耐用等许多优点,只要懂得将振膜共振频率移到单体发声的频率范围之外,金属振膜一样可以发出非常温润自然的声音,Canton就是擅于运用金属振膜的箇中高手。
值得注意的是,896.2 DC之前旧款型号的所有单体都是使用铝合金振膜,但是896.2 DC的中音与低音单体却改采钛合金振膜。钛合金振膜有什么好处?它的密度与硬度都比铝合金高出许多,用于振膜可以大幅降低盆分裂失真,不少早期号角喇叭的压缩驱动器就是使用钛合金振膜,不过钛合金的加工困难,成本较高,所以一般喇叭通常只在高音单体使用钛合金振膜,在我的记忆中,可能只有Canton将之用在中音与低音单体上。

▲请注意悬边的波浪状三折叠结构,这是电脑计算的最佳化设计,可以大幅降低长冲程活塞运动时的悬边变形失真。
不只如此,896.2 DC的中音与低音单体悬边也有学问,悬边的波浪状三折叠结构,是电脑计算的最佳化设计,可以大幅降低长冲程活塞运动时的悬边变形失真。根据原厂资料,采用这种悬边的低音单体,在搭配双磁铁引擎之后,可以提升单体冲程达35%之多。

不过长冲程单体同时会引发其他失真,Canton发现单体背波能量如果无法快速消散,将会影响音质表现。所以Canton又进一步改良了单体的音圈筒与框架结构,解决了单体在长冲程运动时引发的缺点。

▲高音单体的网罩中央设有一个圆形导波器,可以改善声波扩散,提升重播效率、降低失真,并且让高音与中音单体更妥善的衔接。
陶瓷化高音振膜

896.2 DC的高音单体技术更厉害。首先,它采用的是陶瓷振膜,许多人看到陶瓷振膜,就直觉联想到陶瓷花瓶那种材料。其实Canton所谓的「陶瓷」,指得是氧化铝形成的「陶瓷化」结构,这种材料的硬度非常高,的确具备类似陶瓷的特性,却与我们认知的陶瓷不一样。总之,896.2 DC的陶瓷高音振膜硬度极高,高频可以轻松延伸到40kHz极高频领域不成问题。
其次,高音振膜的前方网罩中央设有一个圆形导波器,这个装置可以改善声波扩散,提升重播效率、降低失真,并且让高音与中音单体更妥善的衔接。再者,这个陶瓷化振膜与音圈筒是罕见的一体成形结构,结构刚性得以大幅提升,对于维持活塞运动的稳定性非常重要。

高难度的窄磁隙设计

最后,难度最高也最具挑战性的一项设计是,Canton刻意收窄了音圈与磁极之间的距离,这个距离也就是我们常常听到的「磁隙」。磁隙越小,单体的控制力越好,效率也越高。不过磁隙越窄,单体制作的难度也越高,如果单体组装不够精密,振膜在运动时很容易就会卡圈损坏。
一般单体厂为了提升产品良率,减少单体损坏维修的麻烦,通常会把磁隙设计的大一些,绝不会自找麻烦,刻意把磁隙做到刚刚好。没想到Canton竟然在这个没人愿意触碰的设计上下功夫,只为了让单体特性尽可能做到最好。这种窄磁隙单体通常非常昂贵,但是Canton却没把这个成本计算在喇叭的价格中,你说他们的喇叭是不是太超值了呢!
你看,Canton喇叭的技术含金量这么高,制作品质又如此精密,但是Canton却从来不宣传,一般人哪会知道他们的喇叭这么厉害?所以我说Canton在台湾一直被低估,连我都是在研究过896.2 DC之后,才发现他们的喇叭简直是宝啊!

▲低音反射孔位箱体底部,下方还有一块厚实的木质底座,底座的下方可以再安装四个金属角锥。
独家DC滤波技术

最后要介绍896.2 DC的分音器,原厂对此没有太多说明,唯一特点是型号中的「DC」,这是Displacement Control技术的缩写。所谓「Displacement」,也就是单体的不正常、不稳定活塞运动状态。简单的说,Displacement就是单体失控了。
单体什么时候会失控?通常单体在重播低于自身最低共振频率的讯号时,会产生剧烈运动却发不出声音的失控状态。重播黑胶时最常出现这种状态,唱盘辘声所造成的极低频,就会让单体出现失控的剧烈运动。这种「失控」虽然听不到,但是却会浪费扩大机功率,并且造成可闻频段的失真。
Canton的DC技术,就是在极低频段加上一个高通分频线路,把不属于音乐的极低频讯号滤除。这个高通滤波线路不会影响音乐重播,但是却可消除单体的Displacement状态,让单体更稳定的运作、失真更低,而且也不会将扩大机输出功率浪费在语音乐无关的讯号上。目前Vento系列中只有896.2 DC与小一号的886.2 DC具备此项技术。

好声关键字是「宽松」

实际试听时,我一共搭配了三款扩大机,分别是惠桦OSA-88-1BV管机、McIntosh MA7200与Boulder 866。我要先说的是,全新刚开箱时,896.2 DC的声音的确颇为生硬,此时请不要急着批评,Run过几天之后,这个问题就会完全消失。
令我惊讶的是,即使搭配50瓦的惠桦管机,896.2 DC的低频依然非常饱满,速度极快,而且有着比拟大型喇叭的宽松感。重点是低频不只宽松,而且可以明确反应击鼓力道的强弱变化,低频不拖不糊,层次分明,听得出来是控制力非常好的表现,可见896.2 DC虽然体积不小,但是并不难推。
接着换上MA7200,中低频的饱满与宽松感更是完全施展,大编制交响乐气势开阔,中低频量感充足,没有下盘空虚之感。如果你喜欢听交响乐,但是没有能力与空间负担大型系统,896.2 DC就是你需要的喇叭。

最后搭配866,宽松特质依旧,不过低频控制力变得更好,展现出更为紧实的弹性。896.2 DC适合搭配如此高价的扩大机吗?当我听到碧昂丝那曲「Partition」中延伸到极低依然清晰的极低频之后,我才发现896.2 DC真的潜力惊人,绝对值得搭配等级更高的扩大机,让它的实力充分释放。

「Esoteric Circle」推出于1969年,是挪威萨克斯風手Jan Garbarek的第二张专辑,The Esoteric Circle同时也是演奏这张专辑的乐团名称,包括吉他手Terje Rypdal、贝斯手Arild Andersen,以及鼓手Jon Christensen ,如今都是大师级人物。相较于Jan Garbarek在ECM的作品,他在这张专辑中的吹奏更为粗犷率性,Jon Christensen生猛畅快击鼓也令人惊艳。用896.2 DC播放,不但低频收放快速,而且鼓皮震动质感也极其透明真实。
回复 举报
登录后才能回复

快速回复